乙太坊8年挖礦時代結束:V神、中國礦業與英偉達

原文作者:Jack(0x137),BlockBeats

「我們顯卡已經全賣了,沒有恐慌。」 在BlockBeats與多位礦工的對話中,這個觀點代表了大部分乙太坊礦工。

相比於去年6月比特幣挖礦政策的突然限制、全中國比特幣礦機不得不等待關機止損的被動選擇,乙太坊的礦工們心態明顯要好得多,他們有接近一年的時間來消化即將不能挖礦這件事。

加密世界最傳統的挖礦,就是靠機器的算力去執行極度複雜的計算,比特幣是挖礦鼻祖,乙太坊也是爺爺級別。 很多人聽說過比特幣在中國頗具規模的挖礦產業,礦場、礦機、山谷流水中機器24小時的轟鳴聲,而乙太坊也不差,比如,曾經的星火礦池是乙太坊在全球最大的礦池。

不過這些都不再了,曾經最高能占到全球75%算力的中國比特幣算力在去年6月的政策下完全消失,乙太坊也隨著自身機制的完全轉換拋弃了算力挖礦。 理論上,隨著乙太坊共識機制的轉型,兩條全球最大的網絡挖礦,在國內徹底消失。

乙太坊的挖礦8年結束,也是中國地理上礦業的結束,人們在這片領域裏,崇尚算力,對抗熵增,創造了能單季度利潤11億美元的超級獨角獸,也能讓英偉達這樣的顯卡巨頭不得不重新規劃自己的定價策略。我們想用這些文字,記錄一段所有Web3人應該知道的歷史。

史前

2010年5月的一個晚上,一個饑餓的程式師用1萬枚比特幣換了兩份價值30美元的比薩餅,比特幣有了第一個計價——0.003美元。 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協定自此有了真實的價值,隨之而來的,是一輪充斥著造富神話的牛市,和加密礦業的興起。

早期的比特幣沒有價值,參與網絡的人很少,挖礦只需要一個電腦CPU。 哈爾·芬尼是當時最早的一批礦工,他在一兩個星期內,用自己的電腦挖到了幾千枚比特幣,後來因為CPU過燙,電腦風扇譟音很煩才把挖礦軟件關了。

但0.003美元的這筆計價交易改變了一切。 看到比特幣挖礦有利可圖,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網絡中來,很快,各路極客們便開始編寫自己的GPU顯卡挖掘程式、組建有針對性的挖礦機器,也就是我們現在熟知的礦機。

很快,這股科技熱潮就傳到了國內的極客論壇上,引起了一小撮人的熱烈討論。 大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北京大學金融系學生吳忌寒建立了國內最早的比特幣論壇巴比特,開始在論壇上談論如何挖礦。 在北航攻讀積體電路設計的張楠賡則因製造了FPGA礦機而聲名鵲起,被網友稱作「南瓜張」。 另外還有來自桂林的軟體工程師西瓜李,研發出了紅極一時的「西瓜礦機」。

就在GPU大行其道時,美國一家叫做蝴蝶實驗室(Butterfly Labs)的小公司開始對外宣稱,自己要研發一種專門針對比特幣挖礦的機器——ASIC。 這種機器捨棄了其他所有電腦功能,專門針對比特幣SHA-256算灋,速率遠遠超過GPU礦機。

蝴蝶礦機,圖片源自網絡

ASIC礦機的概念傳到國內後,很快就有人行動了起來。 除了之前提到的「南瓜張」張南庚,還有另一個礦圈傳奇人物,烤猫蔣信予。 烤猫15歲進入中國科技大學,後赴耶魯攻讀電腦博士。 他在第一次聽說比特幣時就被它的理念給吸引,書還沒讀完就跑回國來做了礦工,成了繼張南庚後國內第二個研製出ASIC礦機的人。

而此時,在大洋彼岸,我們的主角Vitalik出現了。

在海外的各大比特幣論壇中,Vitalik的身影頻繁出現,並開始寫作和分享關於比特幣的科普文章。 因為沒錢買比特幣,他與一個博主達成了協定,每篇文章按5比特幣的價格付稿費(當時比特幣只有0.8美元)。 儘管彼時的Vitalik同樣對比特幣充滿興趣,但他卻沒有參與到比特幣挖礦的造富潮流中去,對他來說,比特幣的去中心化故事更加令自己著迷。

自幼天賦異稟,Vitalik很早就進了學校的「天才少年班」,但因為語速過快,別人很難與他交流,他從小就在社交方面顯得比較「笨拙」。 在他10歲時,Vitalik的父親送了他一份重要的禮物——一臺IBM電腦。 自此他便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當別的小孩還在外頭玩耍時,他卻沉迷於編寫電腦小遊戲。

Vitalik 13歲時,《魔獸世界》橫空出世,和很多人一樣,他成了一個網癮少年,沒日沒夜地打遊戲,後來還因為暴雪削弱了自己辛苦練成的滿級術士,多次發郵件給暴雪工程師。 在自己的多次請求被回絕後,Vitalik很是傷心,後來他在自己的部落格裏寫道:「那是我第一次在睡覺時哭醒」。 也就是因為暴雪這次改版,讓Vitalik意識到了中心化帶來的霸權,「開發商對遊戲可以說改就改,玩家卻只能接受或者放弃」。

小時候的Vitalik玩弄IBM,圖片源自Vitalik部落格

2011年,Vitalik的父親在公司偶然聽說了比特幣,回家後馬上興奮地向自己的兒子介紹了這個新奇的東西。 不久後他的父親便賣掉了自己的軟體公司,創辦了一家區塊鏈孵化器。 在父親的影響下,Vitalik也行動了起來,同年9月,17歲的Vitalik創辦了如今知名的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自己做撰稿和編輯,把雜誌做的越來越大,直到15年被BTC Media收購。

比特幣雜誌期刊,圖片源自網絡

但雖說自己的雜誌已小有名氣,此時的Vitalik還沒有進入公眾的視野。

誕生:中國礦業和乙太坊

礦業聖地

目光回到國內。 2012年8月,烤猫在深圳成立公司,並在外網上進行了IPO,以每股0.1枚比特幣的價格發行了16萬股,程式碼為ASICMINER。 之後,他拿著眾籌來的資金在深圳開了礦場,用自己的礦機挖比特幣,傳言3個月賺了2億元。

烤猫(左側)為數不多的公開照片,圖片源自網絡

在烤猫的ASIC樣機公佈17天后,張楠賡也組建了自己的阿瓦隆團隊,完成首款礦機Avalon 1的交付。 就在烤猫、張南庚迅速發展的同時,另一個競爭者也跑步進場。 2013年上半年,吳忌寒成立比特大陸,短短13月內就推出了3款算力晶片,與烤猫和張南庚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入冬後,比特大陸的螞蟻礦機S1更是橫掃大批競爭對手,讓自己的礦機代理商們賺了一大筆錢。

烤猫和張南庚這邊同樣一機難求、生意興隆,比特幣ASIC礦機時代呼嘯而來。

巨大的財富效應,吸引無數創業者入局,生產出各式各樣的比特幣礦機,菊花礦機、小强礦機、銀魚礦機數不勝數。 廠商們百舸爭流,礦機反覆運算越來越快,以至出現早期預定期貨礦機,到手後就過時的瘋狂景象。 到後來廠商們發現,自己的礦機還在生產線上,對手的客戶就已經拿到了更好效能的礦機。 而像比特大陸這樣入局早的公司,已經開始以P為組織部署更大規模的算力了,從這時開始,比特幣超過70%算力就牢牢地紮根在了中國。

另一邊,在極客礦工的帶領下,中國的比特幣市場湧入了一大批淘金者。 在「中國欧巴桑」的推動下,比特幣的價格瘋漲,在突破4000元大關後,幾天內就逼近7000元,而在年初,比特幣還只有不到80元。 短短數月,就有約100億元的資本被投入市場,中國成為世界上最熱衷挖礦和交易比特幣的市場。

13年,比特幣創造了一個又一個財富神話,李笑來就是最典型的一個。 這位早年的新東方英語教師,在2011年購買了10萬枚比特幣,如今成了中國「比特幣首富」,不僅創立了比特基金,還成立了雲幣網。 老猫也是另一個例子,10年老猫在一次跟老闆出差談商務的路上,在報刊亭的報紙上看到了比特幣的相關報導,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

「99%的國內比特幣圈的人都錯過了這次機會」

這是老猫在後來的文章裏回憶乙太坊早期投資機會時寫下的話。 比特幣發展的早期,中國資圈對機會的把握,奠定了國人在區塊鏈世界不可撼動的地位,甚至可以說有能力左右這個行業未來的發展。 但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大部分圈內精英們還是錯過了下一個加密黃金大潮流早期機會。

2013年,比特幣在美國同樣十分火熱,Vitalik的比特幣雜誌也在加州舉辦了展覽會,這次展會讓Vitalik體驗到的,不僅僅是線上社區的活躍,還有線下人們對比特幣、區塊鏈的濃厚興趣。 還在讀大學的Vitalik决定退學,去世界其他地方看看比特幣社區和加密行業的發展。

在以色列旅遊的途中,Vitalik遇到了兩家數位加密公司,他們正嘗試開發一套基於比特幣的智慧合約,用來發行自己的代幣,並運行金融合約。 Vitalik一下子就來了興趣,作為比特幣2.0的開發者之一,他馬上像正在研究比特幣擴展性的Mastercoin社區提出了一個新的設想:為比特幣開發一個智慧合約平臺,讓用戶可以方便快捷的編寫腳本,基於比特幣創建自己的應用程序。 但因為當時比特幣所有的改進科技都圍繞著支付和安全内容展開,Vitalik的這一提議很快就被否决了。

Vitalik的Ultimate Scripting提案,圖片源自Vitalik部落格

被回絕的Vitalik很快就决定另起爐灶,同年12月,他開始分享自己撰寫的一份白皮書,在裡面詳細闡釋了比特幣系統的不足,以及關於自己新項目背後的想法:一個圖靈完備的、可程式設計的通用區塊鏈,以智慧合約為基礎,使之成為去中心化應用的終極平臺。 在白皮書中,Vitalik給自己的項目取了個名字,叫 Ethereum

「Ether是乙太,eum這個詞根是工廠的意思。」 巨蟹對BlockBeats回憶道,「乙太坊這個中文名字,是我最後確定的。」 當年巨蟹和咕嚕兩位前輩合力翻譯了乙太坊白皮書,讓中文互聯網上第一次認識到了這條智慧合約網絡的願景,最終巨蟹將Ethereum翻譯確定為「乙太坊」,代表著這條平臺型公鏈的歷史定位。 乙太坊這個翻譯我們現在看起來無與倫比,但當年也有不滿的聲音。 「要不是你翻譯的這個名字,這個項目我就投了。」 當時有投資人對巨蟹這麼說。

剛開始,Vitalik只把這份白皮書發送給了自己最親密的幾比特朋友,他們在讀完後覺得很有意思,就有發給了其他社區成員。 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Vitalik關於乙太坊的想法很快就在比特幣社區裏炸開了鍋,不少人為這個前衛的想法興奮不已,親自上門找Vitalik交流討論,這其中最活躍的,就是後來 Polkadot 的創始人Gavin Wood。

Gavin Wood博士有著極强的C++程式設計技能,也是第一批接觸並支持Vitalik的人,他也成為了乙太坊的聯合創始人和CTO。 後來, Vitalik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寫道:「當時的乙太坊協定完全是我自己的創作。然而,從這裡開始,新的參與者開始加入。到目前為止,協定方面最突出的是Gavin Wood,他在2013年12月通過about.me消息聯系了我………將乙太坊視為構建可程式設計平臺的微妙變化也歸功於Gavin,這起始於術語的細微變化,隨著對 『Web3』體系的日益重視,這種影響變得更加强烈,這種體系將Ethereum看作是一套去中心化科技的組成部分。」

Gavin Wood發給Vitalik的郵件,圖片源自Vitalik部落格

正好,由於對比特幣2.0的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Vitalik獲得了Paypal創始人、Facebook早期投資人Peter Thiel的10萬美元蒂爾獎學金。 拿到錢的Vitalik一分鐘也沒有停歇,開始全職和Gavin Wood一起展開乙太坊的開發工作。

14年2月,Vitalik在比特幣邁阿密大會上首次公開乙太坊項目,同年4月,Gavin Wood發表了乙太坊黃皮書,闡述了EVM科技說明,成為乙太坊的科技聖經。 按照黃皮書中的具體說明,乙太坊相容C++、Go、Python、Java等7種程式設計語言,使乙太坊在開發和程式設計上變得更加優化。

而在乙太坊的共識機制問題上,Vitalik也有著很新奇的想法。 他在乙太坊白皮書中寫道:

「比特幣挖礦算灋(Proof of Work) 容易被兩種形式的中心化攻擊。 第一種,挖礦生態系統被專門設計的因而在比特幣挖礦這一特殊任務上效率提高上千倍的ASICs和電腦晶片控制。 這意味著比特幣挖礦不再是高度去中心化的和追求平等主義的,而是需要巨額資本的有效參與。 第二種,大部分比特幣礦工事實上不再在本地完成區塊驗證; 而是依賴中心化的礦池提供區塊頭。 這個問題可以說很嚴重:在本文寫作時,最大的兩個礦池間接地控制了大約全網50%的算力,雖然當一個礦池或聯合體嘗試51%攻擊時礦工可以轉換到其它礦池這一事實減輕了問題的嚴重性」。

不難看出,Vitalik寫下此番話,正是因為看到了比特幣挖礦,尤其是中國比特幣礦業的「極端內卷」現象。 在他看來,PoS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對乙太坊來說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

實際上,PoS共識機制早在2011年就在BitcoinTalk論壇上被提出,且一直是最受歡迎的PoW替代方案。 囙此在最早的乙太坊白皮書中,Vitalik就希望採用PoS作為乙太坊的共識機制。 但在與Gavin Wood等開發成員討論時,乙太坊團隊也意識到,當下階段的PoS科技尚未成熟,大家對PoS還沒有很好的認同,不能保證乙太坊的安全性。 同時整個區塊鏈行業還處於早期,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參與,囙此比較下來,PoW現時仍然是保證乙太坊茁壯成長的最優選。

Vitalik、Andreas M. Antonopoulos以及Gavin Wood在開發乙太坊,圖片源自Vitalik部落格

幾經權衡後,團隊還是採用了PoW。 不過Vitalik並沒有放弃對PoS的追求,他始終認為,PoW只會使整個網絡變得越來越貴、效率越來越低,囙此在確定採用PoW作為共識機制後,Vitalik和他的團隊立刻開始著手製定乙太坊未來轉向PoS的計劃。

最終,該計畫被分為了四個極端:Frontier(新邊疆)、Homestead(家園)、Metropolis(殖民大都會)、Serenity(寧靜)

Frontier的主要目的是為引入保障網路安全的礦工,它採用了比特幣社區熟悉的PoW模型,包含一個挖乙太坊的介面和一些上傳和執行合約的簡單管道。 Homestead則主要是讓乙太坊網路安全、平穩地運行,比如調整挖礦激勵、提供擁有圖形介面的錢包等。 Metropolis會提供面向廣大用戶的、功能相對完整的使用者介面,團隊還預計在此次階段發佈一個dApp商店和幾個精心設計的項目,以展示網絡的能力。

而Serenity階段則會實現乙太坊PoW向PoS的最終轉換。 在15年發佈的乙太坊發展四階段介紹文章裏,乙太坊開發者Vinay Gupta的口吻充滿了期待和希望,當時的乙太坊團隊裏,沒人想到乙太坊的PoS之路將要走上足足八年,一路上還伴隨著各種風霜。

走向邊疆:中國礦業初遇幼年乙太坊

按照既定的發展路線,Vitalik開始了乙太坊的文宣發展工作。 啟動和保障乙太坊網絡的第一步,就是吸引開發資金和礦工,而Vitalik想到的第一個地方,就是中國。

乙太坊出師不利碰壁

「我第一次來中國是2014年5月。那時候,我只看到了礦工和交易平臺。他們已經很强,Huobi和OKcoin已經有70多人,但是除了這幾個公司以外沒有很多有趣的東西」。

這是Vitalik對14年中國加密產業最深刻的影響,為了給乙太坊的預售做宣傳,Vitalik來到了全球最大的加密市場。 第一站就首先就拜訪了Huobi的杜均,向他介紹乙太坊的目標和理念,希望得到杜均的資助,卻被當作「騙子」掃地出門。

後來在上海的區塊鏈社區活動上,Vitalik又以「第二代數位加密貨幣的機會」的主題,給坐在場下的達鴻飛、初夏虎、徐義吉等大佬做了一個多小時的演講。 結果大佬們一半聽得昏昏欲睡,另一半忙著操盤,對眼前19歲的青年「小V」給出了大體相同的結論:這小屁孩是騙子,就是來圈錢的。 在拍合照時,Vitalik不僅被擠到了最後排,臉還被遮了一半。

活動與會者合照,Vitalik在右後的角落裏,圖片源自網絡

Vitalik碰到這樣的冷遇並不意外,14年的中國加密市場正經歷著急劇變化,沒人有空搭理這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青年。

這一年年初,好比特幣創始人吳剛和比特大陸的吳忌寒打了一個10枚比特幣的對賭:年底比特幣算力能不能突破1000P? 吳忌寒認為不能,吳剛認為可以。 當時,全球比特幣算力剛剛突破P級,要想破千並不現實。 但經過一整年的價格飛漲,圈內的所有人都信心爆棚,資金人才紛紛跑步進場,礦機生意持續升溫,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攔比特幣的脚步。

5月,寶二爺郭宏才組織的比特幣礦機大會在深圳召開,張楠賡、李林、徐明星、謝堅等圈內大佬悉數到場,大會氣氛非常熱鬧,整個市場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 此時的中國加密市場,主流聲音是比特幣挖礦和交易,對初來乍到的乙太坊完全沒有認知,很多人甚至懷疑乙太坊是一個杭州人搞的項目,Vitalik則是他們雇來的演員。

14年比特幣礦機大會,寶二爺組的「漢子局」,圖片源自網絡

14年7月,在中國四處碰壁的Vitalik將團隊遷到了後來被稱為「加密矽谷」的瑞士楚格,並在這裡創建了乙太坊基金會,專門負責乙太坊的開發和管理。 因為沒有錢來運營這個項目,團隊甚至還在大門上貼紙條,寫著「歡迎大家贊助一杯咖啡」。

為了獲取開發資金,團隊很快進行了乙太坊IC0預售,1枚比特幣可以兌換2000枚乙太坊。 整個過程維持了42天,售出乙太坊總量超6000萬枚,共募集31531個比特幣,按當時的價格約折合1843萬美元,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儘管銷售所得資金很快就被用於償還日益新增的法律債務,以及給開發者們發放薪酬,但這次募資仍在國內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大家這才開始問:乙太坊究竟是什麼來頭? 也才有了剛才老猫「99%的國內比特幣圈的人都錯過了這次機會」的惋惜。

與此同時,加密市場正在發生著微妙的轉變。

消極的市場

2013年底,央行發佈《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和鬱金香泡沫影響的通知》,整個市場的風向開始發生轉變。 在經歷瘋狂暴漲後,加密產業迎來了首個寒冬洗禮,一場長達3年的熊市,把比特幣從8000元的天價拉回了900元。 因價格暴跌,許多人信仰崩塌,曾經如潮水般湧入的人群也開始迅速退場,在一片哀嚎聲中,中國比特幣市場開始經歷天翻地覆的變化。

隨著幣價下跌,礦工購買礦機的需求急劇下降,迅速萎縮的市場讓礦機廠商們難以為繼,銀魚礦機、萊特幣礦機紛紛消失,原本利潤豐厚的礦機生意,忽然間變成了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屠殺場。 一度風光無限的小强礦機,也因持續虧損在14年下半年關停了礦場,按創始人謝堅的說法,「年初投入的600萬,現在只剩下200萬」。

交易平臺這邊也不好看,為了在熊市留住投資者,各家紛紛開始尋找現貨交易以外的潜在機會。 13年下半年,團購網站人人折的李林創立了Huobi,徐明星則離開了豆丁網CTO的職位,創立了OKex的前身OKCoin。 第二年,旅遊衛視主持人何一和彭博期貨研究員趙長鵬(CZ)加盟OKCoin,組成了聞名一時的「幣圈鐵三角」。 後面的事大家應該都知道了。

OKex創始人徐明星和兩位Binance創始人何一、CZ,圖片源自網絡

當時,為了留住用戶,2014年順利完成融資的OKCoin和Huobi網接連宣佈推出比特幣期貨服務、點對點借貸等金融杠杆工具,以期實現新的增長。

這些新玩法很快就奏了效。 在此之前,比特幣市場沒有杠杆交易,價格走勢的主導權也主要掌握在礦機廠商手裡。 新的金融杠杆工具出現後,馬上就吸引了大批投機資金重新入場尋求套利機會,比特幣的價格也逐漸脫離廠商的控制,開始由市場定價。 這也直接威脅了礦機廠商的生存空間。

到了下半年,比特幣的價格還在一路下滑,突破新低,礦機間的競爭更是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在生存空間縮緊、礦機售賣陷入僵局時,比特大陸和烤猫紛紛做起了雲算力生意。 9月初,比特大陸率先宣佈推出雲算力服務平臺「算力巢」,僅30天內用戶註冊量就突破了1萬人。 而小强礦機的謝堅則與烤猫達成合作,一起推雲算力項目AMHash。 但平臺不久後就爆出算力造假門,隨後烤猫人間蒸發,投資人血本無歸,AMHash也成了「傳銷騙局」。

最終,吳忌寒贏下了這個10枚比特幣的對賭,只是此時他的心情與年初相比,早已是天上地下。

乙太坊創世區塊被挖出

乙太坊這邊,開發仍然在持續。 14年底,第一次乙太坊開發者大會Devcon-0在柏林舉辦,這次大會彙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乙太坊開發者,大家討論了各種乙太坊科技的主題以及一些能使乙太坊更加可靠、安全的計畫。 次年5月,乙太坊的最後一個測試網絡Olympic上線,為了更好地完成網絡測試,團隊開展了「Vgrants」計畫,凡是參與測試網絡的人都會獲得乙太坊獎勵。

經過近兩個月的嚴格測試,在2015年7月30日,乙太坊第一階段版本Frontier發佈,第一個乙太坊區塊被開採,「無限機器」正式開始運轉。

初級版本的乙太坊網絡並不安全,V開始各地遊走演說,邀請乙太坊愛好者貢獻程式碼,邀請礦工們加入乙太坊網絡,新增網路安全的同時賺取乙太幣。 在V神的努力下,乙太坊社區開始變得活躍起來。 早期的乙太坊非常容易挖到,一些网咖的老闆用閒置的設備挖乙太坊,其中有人囙此積累了幾萬枚ETH。

Vitalik與申屠青春等早期中國開發者吃飯,圖片源自網絡

儘管現在來看,Frontier頂多算是一個公測版本,但它在引入礦工方面的表現大大超出了人們的期望。 因為激勵力度大,全球各地礦工開始進入乙太坊網絡挖礦,這其中就包括不少國內的比特幣礦工,他們提高了乙太坊網絡的算力,也提升了網絡抗擊攻擊的能力。 Frontier的發佈,是乙太坊開發史上的第一個里程碑事件。

但受到比特幣市場的牽連,乙太坊的價格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同樣非常低迷,一些投資者遲遲見不到回報,甚至對乙太坊產生了質疑。 當時,萬維鏈創始人呂旭軍反著主流共識,認為乙太坊是區塊鏈科技的未來,還把手裡的比特幣都投給了乙太坊,後來他和人說:「我很多朋友都是比特幣的忠實擁躉,他們都笑話我,我那個時候都不敢說自己投了乙太坊。」

價格低迷,被影響的不止是投資者,還有乙太坊開發團隊本身。 眼看基金會就快沒錢了,Vitalik再次來到中國試試自己的運氣。

此時國內,無論是礦圈還是幣圈皆是自顧不暇、哀嚎遍野,Vitalik在中國的融資還是遇到了極大的困難。 但一次偶然,讓Vitalik遇到了萬向區塊鏈實驗室CEO、分佈式資本合夥人肖風,作為最早一批接納區塊鏈科技的投資者,肖風立即購買了當時價值50萬美元的乙太坊。Vitalik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說到:「當時萬向的50萬美元,成了乙太坊的生命線」。肖風送來的及時雨,讓Vitalik有了足够的資金來支付開發人員的費用,並繼續發展乙太坊的平臺。

除了50萬美元的助資,肖風還憑藉自己在投資和政治領域的巨大影響力,給Vitalik和乙太坊帶來了更廣的投資和社區人脈,並幫助他們與中國監管機构溝通。 在他的推動下,分佈式資本合夥人沈波請來了巨蟹和咕嚕翻譯乙太坊白皮書。 而比特幣小强礦機創始人謝堅也在萬向影響下,於杭州成立了中國最大、最早的乙太坊社區Ethfan,並為早期的乙太坊貢獻了大量的算力。

2019年10月,Dragonfly主辦加密峰會,Dragonfly創始人馮波、美團CEO王興、Vitalik以及萬向肖風,圖片源自網絡

2015年11月9日—11月13日,乙太坊舉行的第一届DEVCON-1開發者大會在倫敦舉行,有一百多個演講者,吸引了全世界三百多名開發者參加。 這次會議讓乙太坊真正受益的是,軟銀、IBM和微軟等大公司出席了會議。 是區塊鏈科技成為主流的時刻,乙太坊代表區塊鏈前沿技術。

穩固家園,開荒拓土:社區分裂、IC0浪潮、英偉達入場

2015年下半年,國內一些交易平臺開始上線乙太坊,其中李笑來的雲幣上的最早。 當時雲幣的負責人老猫打電話給李笑來,勸他多買入點乙太坊,李笑來的答覆卻是不買。 在他眼裡,乙太坊過於複雜,而複雜的系統意味著它不够安全,囙此覺得乙太坊不符合自己的投資邏輯。 當時的乙太坊,總市值尚不足7000萬美元,但在短短3個月過後,它的市值就達到11億美元。

乙太坊過山車

進入2016年後,乙太坊逐漸迎來了自己的春天。

16年3月14日圓周率節當天,乙太坊成功進入了第二個階段Homestead。與Frontier相比,Homestead沒有明顯的技術性里程碑,而是在網絡運行的穩定性、安全性和可用性上做出了改進,Homestead版本的發佈也意味著乙太坊真正成為了一個安全、可靠的網絡。

同時在此階段,乙太坊開始提供擁有圖形介面的錢包,易用性得到極大改善,乙太坊不再是開發者的專屬,普通人也可以方便地體驗和使用乙太坊。 另外,為了防止未來礦工聯合抵制乙太坊從PoW轉向PoS陞級,團隊在挖礦難度設計中引入了往後多次被人們提及的難度炸彈(Difficulty Bomb)。

在生態初步穩健後,Vitalik開始追尋自己早在白皮書中就希望實現的去中心化組織(DAO)夢想。 5月,歷史上第一個DAO組織——The DAO啟動了公開募資,在為期28天的眾籌中募集破紀錄的1.5億美元,使乙太坊再次成為圈內媒體的焦點。

或許是樹大招風,剛剛穩固了新家園的乙太坊馬上迎來了當頭一棒。

6月16日,The DAO遭到攻擊,駭客利用合約程式碼漏洞,讓系統重複撥款,盜取了370萬多個乙太坊,金額約6000萬美元。消息傳出,乙太坊價格應聲下跌,直接導致市值蒸發了5億美元。 多虧合約尚未允許用戶選取自己乙太坊,為團隊贏得了製定應對措施的時間。 經過簡單的討論,團隊給出了兩種方案:關閉The DAO,包括駭客在內的所有人承擔此次損失,或者通過分叉回滾區塊,補償DAO的投資人。

作為乙太坊的領頭人物,Vitalik旗幟鮮明的傾向了後一種方案,但也引發了社區激烈的爭吵,乙太坊社區出現了嚴重的分裂。 反對分叉的人堅持區塊鏈不容更改的的原則,認為分叉會殺死乙太坊,因為只要這次分叉通過了,那麼以後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新的分叉。 而支持硬分叉的人則認為,駭客的行為給很多人造成了傷害,讓他們得逞,這在道義上是說不過去的。

Vitalik最終決定讓大家自由選擇,堅持區塊鏈不容更改的人們留下來維護和管理原來的乙太坊,認同自己的人則接受分叉並修改當前乙太坊的安全性漏洞。 幾天後,硬分叉方案公佈,超過85%的礦工算力支持硬分叉。 7月20日,硬分叉成功,乙太坊網絡和社區被一分為二,有了現在的Ethereum(ETH)和Ethereum Classic(ETC)。

後來的事實證明,分叉並沒有殺死乙太坊,完成分叉後乙太坊社區重整旗鼓,很快就回到了正軌。 但質疑分叉的人們也沒有錯,這次分叉的確在乙太坊的發展之路上買下了另一枚定時炸彈。

16年9月19日,重新振作的乙太坊在上海舉辦了第三次開發者大會DEVCON-2。 此次大會由微軟直接贊助,主要討論了3月份網絡的一些陞級和更新,包括可以讓開發者在乙太坊上自由創建dApp的智慧合約,以及後來影響深遠的新代幣標準——ERC20。 ERC20的到來,為區塊鏈團隊發幣融資提供了極大地便利,而它所蘊含的巨大潜力,遠遠超出了這次與會開發者們的預期。

DEVCON-2宣傳海報,圖片源自網絡

IC0之王,成了英偉達的創收功臣

2017年5月19日,乙太坊價格首次突破100美元大關,新一輪加密牛市一觸即發。 在這輪牛市中,最令人影響深刻的,就是IC0的盛行。

IC0(Initial Coin Offering)與股票市場的IPO(Initial Price Offering)相對應,是早年區塊鏈項目融資的主要管道。 在ERC-20標準的助力下,乙太坊上的IC0呈現出雨後春筍之勢,為加密市場帶來了大量的場外資金。 在16年,乙太坊上的IC0項目只有數十個,總融資金額不過幾萬多美元,到了17年後,不管是IC0的數量還是融資金額都翻了個十幾倍。 數以百計的區塊鏈項目都借助乙太坊的平臺來進行融資,在市值排名前100的加密項目中,94%都是建立在乙太坊之上的。

狂潮中,乙太坊的價格一漲再漲,5月底,乙太坊上線Huobi等國內一線交易平臺,價格勢如破竹般節節攀升,到了年底,市場上IC0融資總額超過了60億美元,隨之而來的各種亂象一發不可收拾。 不僅區塊鏈項目發幣,就連傳統傳統互聯網以及各種上市公司也要發,發幣不僅成了機构融資的通路,還成了傳銷騙子的圈錢機器。 牛市期間,在媒體刊發一篇介紹IC0項目的軟文價格達到了5萬甚至是10萬,包裝IC0、運營社區、代理投資成了投機者們的財富密碼。

儘管如此,IC0依舊讓很多人對智慧合約有了更深入的認知,乙太坊的用戶也有了爆發式的增長,地址數量從年初的100萬增長至年底的1800萬。 Vitalik也從「小V」晋昇成了「V神」,常常受邀參加國內的各類會議、圓桌以及AMA。

Vitalik在中文社區的活動上發表演講,圖片源自網絡

同時,乙太坊在國內的忠實群體也在不斷壯大。 除了Ethfans,ECN、乙太坊最大礦池之一Sparkpool,以及當時國內流行的imToken錢包都在持續地為乙太坊作出貢獻。 他們當中有礦工、有交易員,還有早期的「DeFi傳教士」,他們會定期翻譯Vitalik的文章並在中文社區傳播,舉辦研究乙太坊最新主題的線下聚會,甚至幫Vitalik解决在微信上的科技問題。 又一次,中國社區挑起了乙太坊生態發展的大樑,為它提供了安全的算力和充裕的資金。

而大洋彼岸,對區塊鏈的關注和熱情同樣高漲,比特幣、乙太坊、IC0成了財經媒體每日必報的焦點,生怕自己錯過新的內容和潮流。 不過在離加密賽場不遠的矽谷,媒體的聚光燈卻忽視一個看似與區塊鏈毫不沾邊的重要人物,他也在這輪牛市裏嘗到了乙太坊起飛的甜頭。

從2016到2018年,英偉達的市值從140億美元增長到了1750億美元,這個矽谷巨頭的價值在兩年時間裏翻了十倍之多,驚掉了所有投資者的下巴。 僅2017一年,英偉達的營業收入就達到了97.14億美元,環比增長40.58%。 作為CEO,黃仁勳對公司的表現十分滿意,為此還在自己左臂上搞了一個新的紋身。

乍一看上邊的數據,你可能並不會把它與17年的乙太坊甚至是加密市場扯上關係,但其實仔細觀察後,我們就能發現二者之間异常緊密的聯系。 不誇張地說,17年的加密牛市,為英偉達帶來了相當豐厚可觀的回報。

18年英偉達CEO黃仁勳在顯卡發佈會上展示自己新的「英偉達紋身」,圖片源自網絡

在這裡我們需要先搞明白,乙太坊挖礦和比特幣挖礦的不同。

比特幣採用的是SHA-256加密演算法,在挖礦的時候,比拼的是算力。囙此為了提高算力,普通的CPU和GPU並不能滿足礦工的競爭需求,專業化程度更高的ASIC礦機很快就統治了礦機市場。 Vitalik在看到比特幣挖礦的這種惡性競爭後,認為乙太坊的PoW機制應該允許普通用戶通過自己的臺式或筆記型電腦就可以進行一定量的挖礦活動,以去除了對中心化礦池的需要。

囙此乙太坊採用的是Ethash加密演算法,在挖礦的過程中,需要讀取記憶體並存儲DAG檔案。由於電腦每次讀取記憶體的頻寬都是有限的,而現有的設備又很難在這個科技上有突破,所以無論礦工怎麼提高算力,挖礦效率都不會得到顯著提升,這也就讓乙太坊的PoW機制有了「抗ASIC性」。

加密演算法的不同,使得比特幣和乙太坊在挖礦設備和算力規模上都存在著很大的差异。 比特幣的ASIC礦機基本被幾家廠商壟斷,礦工只能從市場上購買,而雖說乙太坊的顯卡礦機也有專門的廠商生產,但大部分仍然是礦工根據自己的需求進行DIY,從市場上購買配件然後組裝。

也就是說,這個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開發網絡,給黃仁勳的顯卡銷售創造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市場。

作為顯卡生產的絕對龍頭,英偉達是不會錯過這塊又大又甜的蛋糕的。2017年,見乙太坊交易和挖礦日漸活躍,英偉達是馬上針對乙太坊挖礦,推出了取消輸出介面的GTX 1060 6GB顯卡,首批供貨就是30萬塊,後來甚至停掉了正常帶輸出顯卡的市場供給。 年底又有針對性的優化了顯卡的效能,推出了P106、P104等一系列算力更强、價格更低的專業「礦卡」,這個系列的顯卡連IO輸出介面都沒有,用戶甚至沒法用它來打遊戲。

為了搶佔挖礦市場的晶片供給,英偉達甚至不惜與自己的頭號死敵AMD展開密切合作,加速「挖礦產品」的研發與生產。 然而,與生產線上的風騷操作相反,英偉達在財務和公關上卻極力擺開與乙太坊的距離。2017年97億美元的巨額營收中,55億來自遊戲行銷,占比超50%。

但事實上,遊戲玩家所貢獻的收入占比在16年就已經開始勢微。 在Steam 2022年8月最新一期硬體報告中顯示,這張誕生於2016年的顯卡GTX 1060依舊是平臺使用人數最多的顯卡,占平臺總用戶的6.6%。 換句話說,在自己的財報中,英偉達把礦工購買顯卡帶來的收入,大手一揮統統進了遊戲行銷中去。

Steam 2022年6月硬體和軟件調查,圖片源自Steam

但聰明的人還是揭穿了黃仁勳的小把戲。 17至18年財報公佈後不久,Susquehanna就以虛擬貨幣相關收入占營收超10%為由,下調了英偉達的股價預期。 2022年5月,SEC更是發表聲明,稱英偉達就加密挖礦對公司遊戲業務顯卡銷售影響上的資訊披露不充分,起訴後與英偉達和解。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直到2018年,英偉達CFO才公開披露了自己依靠銷售「礦卡」賺錢的事實,而黃仁勳則是在言語中,透露出了自己對挖礦行業的「興趣」:「英偉達實際上對用戶購買GPU的用途有所把控……我們必須留意它(用戶買顯卡來挖礦)的存在,並保證充足的庫存來應對」。

但好景不長,英偉達入場不久後,加密市場就迎來了又一場寒冬。

2018年1月14日,加密貨幣市值到達峰值,乙太坊價格達到1418美元,日交易量近百億美元,市值從17年初的11億美元增長至1350億美元。 但在隨後不久的一個清晨,整個市場開始驟然下跌,並從此一蹶不振。 到18年4月,乙太坊的價格已經跌落400美元。

又一次,礦工們紛紛拋售顯卡、跑步離場,市面上的顯卡供過於求,導致庫存積壓,價格遠低於正常售價。 此時,專為礦工打造的P104顯卡已經無人購買,英偉達不得不把晶片轉向消費者市場,產品線和下一代產品的定價體系受到了嚴重衝擊。 公司第四季度財報的收入更是瀑布式跳水,股價更是不堪入目,一度跌至160美元。 英偉達首次嘗到了加密寒冬的苦頭。

PoW問題初顯,網絡陞級屢次延遲

和仍然有收入的英偉達相比,乙太坊的情况顯得更加慘烈。

熊市下,乙太坊的價格最低跌到了80美元,在市值排名上甚至一度低於了XRP,市場上充斥著質疑的聲音。 在2017年牛市期間,乙太坊上出現了一款曾經引爆市場的dApp遊戲CryptoKitties,儘管只有一些簡單的操作,但這款遊戲卻擠爆了乙太坊網絡,使得其他應用基本無法使用,Gas費用也變得异常離譜。 此後,針對乙太坊擴容的討論一下多了起來,但團隊計畫的君士坦丁堡陞級卻一再延遲。

君士坦丁堡陞級是乙太坊進入第三階段Metropolis的關鍵一步。 為了讓乙太坊成功進入Metropolis階段,團隊設計了兩步走的方案,通過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兩次硬分叉實現。 第一步的拜占庭計畫在2017年10月16日成功完成分叉,它主要調整了區塊難度評估公式、减少了挖礦獎勵,並將引爆「難度炸彈」的事件延后了1年。 而第二部君士坦丁堡分叉本該於18年初完成,但卻由於市場等多種因素一直未能實施。 面對這種情況,Vitalik也被人指責為是不專心搞開發的乙太坊「推銷者」。

2018年9月,比特幣覈心開發者Jeremy Rubin在TechCrunch上發表了名為《ETH的崩潰無法避免》的文章,稱乙太坊無法大量承載去中心化應用,即便乙太坊網絡存活下來也沒有任何價值。 此番言立刻論造成乙太坊價格進一步下挫,許多乙太坊上的項目甚至開始向EOS、波場等公鏈生態轉移。 在價格影響下,乙太坊的全網算力也開始收縮,下跌近20%。

Jeremy的這篇文章,也給乙太坊社區敲響了警鐘。

在回應Jeremy的Reddit部落格中,Vitalik承認了乙太坊的問題所在,他寫道:「如果乙太坊不改變,Jeremy Rubin的言論就可能成真」。 緊接著,12月Vitalik又在推特上呼籲,未來採用PoS分片科技的區塊鏈「效率將提高數千倍」。

Vitalik回復Jeremy的Reddit部落格,圖片源自網絡

最終,在2018年底的覈心開發者會議上,乙太坊開發團隊成員就分叉的啟動時間達成了一致。 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在幾經延后之後,於2019年2月28日,在區塊高度達到7280000時被成功觸發。

君士坦丁堡陞級啟動了乙太坊的「冰河時代」,在乙太坊網絡創建區塊的難度開始不停地提升,直至减慢到完全停止。 同時團隊再次减少了挖礦的區塊獎勵,並將「難度炸彈」向後延后了500萬個區塊。 這次陞級的重中之重在於區塊獎勵的减少。 隨著挖礦收益的减少,礦機廠商和礦工們的機會成本新增,團隊希望礦工在乙太坊上挖礦的性價比會逐漸低於其他幣種,以此迫使乙太坊的礦工轉而去挖ETC等PoW公鏈。

君士坦丁堡陞級成功後,團隊不再停歇,接連製定了進入Serenity,即我們今天乙太坊2.0的方案,還是和此前一樣,將分「伊斯坦布爾」(該步驟同樣被囊括在Metropolis三階段中)和「乙太坊1.X」兩步走。 伊斯坦布爾硬分叉於2019年12月8日成功完成,這次陞級的關鍵字是成本和速度,降低了Gas成本,並將TPS上限提升至3000。

伊斯坦布爾的陞級成功,意味著Metropolis「大都會第三階段」順利實施,乙太坊向2.0的轉變邁出了重要一步。

寧靜前的躁動:王者歸來,接下來是什麼?

乙太坊進入2020年後的故事我們就非常熟悉了。 DeFi Summer的到來掀起了加密市場又一輪強勁的牛市,數月內乙太坊上的DeFi總鎖倉量就達到了305億美金,出現了借貸、DEX、保險、理財等各種協定和應用。 隨著NBA Top Shot、BAYC等NFT的爆火,乙太坊的交易體量不斷膨脹。 緊跟著是Layer 2、DAO等多個賽道的輪番增長。

乙太坊自己也迎來了新的拓展機會。 2020年11月4日,乙太坊2.0存款合約正式部署,隨後Lido等一眾乙太坊2.0流動性質押協定,為乙太坊PoS網絡吸引了大量質押資產。 2021年8月,乙太坊倫敦陞級完成,包括EIP-1559等5個協定,進一步優化和改進了乙太坊網絡的參與體驗和機制,再次削弱了礦工的收益,為乙太坊邁進2.0做好了準備。

然而有意思的是,越在「靠近寧靜」之際,社區躁動的聲音卻越大。 毫無疑問,躁動仍然是從顯卡挖礦市場開始。

再次出師的英偉達

伴隨新一輪牛市的開啟,乙太坊也迎來了第二次礦潮,英偉達再次出動,頂著全球缺芯潮和玩家需求的壓力,為顯卡礦工們開發了CMP系列礦卡。 為了獲得最高挖礦效率,CMP直接捨棄了圖形處理功能。 後來迫於壓力,才宣佈新推出的GeForce RTX 30系列顯卡會限制挖礦效能,使得顯卡價格再度高漲。 更有意思的是,儘管新推出的Lite Hash Rate顯卡限制了挖礦效能,英偉達卻在2021年3月份放出了一款開發者驅動程序,不到一年時間,各個版本的LHR顯卡都被不同程度地破解。

黃仁勳展示RTX 30系顯卡,圖片源自網絡

此時的乙太坊價格已經逼近3000美元,PoS合併在上漲的價格面前不再被看作是潜在的威脅。 黃仁勳成了加密貨幣的全力宣導者,公開對外表示自己對市場熱潮和區塊鏈價值的長期看好。 礦工們也買帳,顯卡一搶而空,據知情人透露,一些大的礦場甚至是直接向英偉達提貨,都不走一次級市場。

一時間,顯卡價格上漲成了央視、自媒體反復報導的內容。 據機构報告,2021年,依靠向礦工出售顯卡,英偉達大約創造了30億美元的收入。 同年,英偉達的市值突破了5000億美元,次年2月的財年財報裏,公司的全年收入更是創下了269億美元的紀錄,同比增長61%,實現連續7個季度的營收上漲。

但到了五月,形勢發生了急劇的變化。 5月19日,加密市場再度跳水,市場開始轉熊。 本月,英偉達發佈了最新財年的第一季度財報,利潤卻環比下降46%,8月發佈的第二季度財報中,挖礦晶片CMP相關業務營收更是同比下降66%。 2022年的英偉達,又一次收到了加密市場的「連累」。

很快,大量二手顯卡流入市場,直接與新品形成競爭,去庫存成了讓英偉達頗為頭疼的一件事。 為此英偉達鮮有地調低了RTX30系顯卡的官方價格。 最讓英偉達措手不及的,是那些直接供給礦場的貨,被商戶改造成了獨立顯卡,流回到了市場上衝擊現有顯卡的庫存銷售。

本次顯卡拋售的主要原因,除了價格的下跌外,就是即將到來的乙太坊2.0,它意味著曾經龐大的顯卡挖礦市場將不復存在。 據估計,在乙太坊轉向PoS後,會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消費顯卡市場徹底消失。

而隨著占乙太坊全網算力33%的Ethermine礦池宣佈將結束乙太坊PoW挖礦礦池業務,GPU顯卡挖礦的黃金時代也宣告結束。 乙太坊礦工們開始各自尋找出路,有躺平觀望的,有的折價賣掉了手上所有的顯卡,還有的憑藉挖礦獲得的收益開始轉型做Web3應用的。

未來8年

PoS轉換對乙太坊網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這就是乙太坊的最終形態了麼? 當然不是。

乙太坊還有一系列問題沒有解决,比如PoS的抗審查性,這是區塊鏈根基,現在開始被質疑; 比如效能,Rollups能讓乙太坊的性能提升到什麼水准; 比如有了Rollups還是否需要分片科技等等,這些都是問題。

乙太坊在2014年的白皮書裏就寫了要轉型PoS,誰想到一等就是8年,而上面那些問題,需要每一個生態成員一點一點摸索,去期待下一個8年。

乙太坊PoW已成為歷史,Vitalik、乙太坊開發團隊以及礦工們八年來的功過是非。 我們用文字記錄下來,and then mov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