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3.0:开放、公平、普惠的下一代互联网技术

下一代互联网是什么样子?Web3.0应该怎么定义?构建在人工智能、区块链、数字隐私保护、虚拟现实等新技术之上,Web3.0正在打通数字世界与现实世界,推动更多产品、产能、产业涌现。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下一代互联网?如何理解Web3.0?近日,边界智能创始人兼CEO曹恒作客阿里研究院,参加“科技与人论坛系列之破解Web3.0的时代密码”,与阿里研究院资深技术专家苏中共同探讨如何构建开放、公平、普惠的下一代互联网。

什么是Web3.0?它需要什么样的技术?

苏中:边界智能创始人曹恒在Web3.0领域,尤其相关技术领域有很多积累。首先要像曹恒请教的是:什么样的互联网算是Web3.0?

曹恒:Web3.0是价值互联网。在业界有这样的定义:Web1.0是可读的网络,可以单向获取信息;Web2.0是交互的,比如在社交媒体分享生活小视频的过程就参与了整个信息的构建;Web3.0不仅是简单的信息,而是从信息上升到了价值,是传递价值的互联网。在Web3.0中,用户创造的东西是有价值的。Web3.0保护个体创造价值权利保护,并对这种价值产生的利益进行更加高效透明和公平的分配。这就是Web3.0的追求,也正因如此它被称为价值互联网。

苏中: Web3.0大概包含哪几层的技术?

曹恒:

Web3.0就是下一代互联网;下一代互联网是价值互联网。构建web3.0,最重要的就是要在基于 TCP/IP协议的现有互联网技术体系之上,如何实现对价值的安全管理?价值的核心就是资产、以及产生这些资产或资产本身发生的各种多方交互。这种管理需要的就是区块链技术,就是分布式帐本技术。这是Web3.0在现在Web2.0之上,需要去完成的。今天,经过十多年的技术探索,区块链技术已经具很强的成熟度。

Web3.0有什么样的应用场景?有怎样的产业发展路径?

苏中:未来五到十年间,Web3.0领域里最重要或者说最有价值的场景有哪些?最重要的价值产生三大领域是哪些?

曹恒:元宇宙是价值互联网承载的最重要应用。元宇宙是一个数字空间,但不同于游戏里的数字空间。元宇宙是承载了新型数字生活的一个数字空间。既然是承载了经济生活,元宇宙一定是会跟现实世界发生交互。

元宇宙会在多远的未来落地?这取决于多方面的先决条件。首先是技术的成熟度;其次是围绕这个场景的数字化程度。目前,元宇宙最先落地并已经在现在发生的是文化、娱乐。元宇宙中的文化娱乐并不是游戏那样简单纯粹的虚拟空间。业界期待的下一波元宇宙是促进商业更高效发展。比如,在元宇宙里可以更好的去开店,数字个体能够跟数字商品及现实世界中商品高效交互。

通过Web3.0落地,除了文化娱乐,数字化营销、数字化服务和客户连接的数字化也非常值得期待。疫情让我们看到,包括服务业在内的很多行业都非常迫切地需要数字化。得益于Web2.0的发展,虽然疫情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不便,但物流网络、互联网的应用帮助我们在疫情期间得到一定的支持。尽管不能直接去购买商品,但还是可以获取我们喜欢的食物。这种数字化连接,都是业界期待Web3.0能够做到的。在文化、娱乐领域之外,Web3.0下一步的落地可能是与整个消费场景的结合,包括供应链、工业互联网等。

苏中:所以我们已经看到一个路径,从文化娱乐到数字化营销,再到深层次的商品制造,这样个链路是清晰的Web3.0的产业发展链路。

苏中:近期,数字藏品话题也很热,有些大厂在这个方向也作出了战略性变化。您怎么看数字藏品未来的发展?

曹恒:数字藏品现在看起来确实是当前最热的Web3.0的应用。主要原因包括藏品、艺术品的数字化程度非常好。另外,疫情也推动一些开画廊的传统艺术家线上卖画。但线上卖画怎么样能够保护数字版权?保护数字作品拥有者的权益?区块链、NFT技术成为了很好的技术承载。在这样两个背景之下,数字藏品实现了“破圈”。

我认为,数字藏品虽然确实是最先落地的,但在Web3.0应用发展当中,它只是一个序曲。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信资产、可信交换、可信交互的特点能支撑的场景非常丰富、非常强大。

现阶段,大厂在数字藏品战略上的调整引人注目。大厂有很多资源,服务了很多用户,也更容易被监管。因此大厂更有驱动力,帮助行业正本清源。不同的企业会根据自身情况,制定不同的商业侧重点,大厂的战略调整取决于自身的需要,并非妨碍Web3.0的发展。这反倒留给了Web3.0创新者更多的空间,未必是一件坏事。Web3.0价值互联网是百花齐放,大家一直追求的目标是构建开放、公平、普惠的互联网。

对Web3.0发展有什么样的期许

苏中:目前国际上Web3.0产业政策各方面,尤其国外发展对我们有什么启示?您可以从产业角度来说,给这个问题有一个诠释?

曹恒:围绕着Web3.0,中国和其他国家具体行进路线有一定差异。大家的目标都是建立公平、高效的下一代互联网。公平非常重要,公平和监管并不矛盾,只不过各国监管方法不一样。

在一些国家,偏金融化Web3.0的应用发展更快。因为他们是对金融弱监管的体系,所以很多创新创业者会去做一些跟金融相关的场景,更容易获得市场收益。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照搬这样的场景到中国。当然,这些场景中又可以借鉴的技术创新。比如,在NFT技术发展初期,很多人会觉得在互联网上玩儿加密猫很无聊,以及当前的无聊猿会让人感觉是很丑的像素级的东西。但这些创新之下是在一个非信任空间里如何实现更好的支撑。当然,无聊猿等就是肖像类的数字产品(PFP)还含有一些社区文化的凝聚。在技术层次上,能够去支撑大规模的非信任环境下对资产的保护,以及交易的高效和透明,对于中国Web3.0应用非常有参考价值。因此,我一直非常推崇开放许可链这样的技术。开放和合规一定要能够并行推进。很多开放的技术,包括海外公有链这种体系,在最恶劣的非信任环境下已经磨炼出来,确实是值得参考的。可以从技术的角度帮助我们构建一个更好的链。其实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跟监管不矛盾。如果我们能够采用区块链的技术,让规则变得更加明晰,变得更加公平高效的去执行,这对于社会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正面推动力。

苏中:曹恒用对技术圈尤其是Web3.0技术圈人的一个最美好的期许,用Web3.0技术构建一个真正的有价值的普惠的,公平的互联网,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的公平美好。然后国家的经济各方面都越来越强。

曹恒:对。就是真正的普惠,就是我为人人为我,人人为我。我们在做互联网的,当时很早在做Mozilla的时候就说,我们就说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我觉得现在区块链技术发展到了现在的成熟度,这个事情技术上可行。让我们大家一起来构建更好的互联网,并且能够让每一个参与者公平地享受该得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