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韭菜、白嫖、瘋狂AMA……在30多個元宇宙Web3群的我都經歷了啥?

文|元宇宙少女
來源:鈦媒體

在2022年的一片寒意中,元宇宙、Web3這把野火迅速聚集起嗅覺敏銳的第一波先行者。 最近3個月我混迹了30多個元宇宙Web3社群,今天就來扒一扒圈內現狀,以及國內兩大流派數藏跟DAO的亂象與未來。


30+社群,看透元宇宙Web3圖景


這些社群平均人數大概300,30個群就是1000人左右。 現在圈子很小,進每個群都會發現有幾個微信好友在,也就是說人脈很集中。 在行業從0到1的當下,民間社群多在普及知識、聚集人脈,做基礎的行業探討和項目對接。

社群都啥類型? 誰在主導?

國內社群以元宇宙這個“筐”為覈心,除了VR、虛擬人、元宇宙建築、行業媒體、知識學習、項目對接、活動文宣、元宇宙社交外,還有元宇宙藝術、元宇宙碳中和、女性DAO、元宇宙出海、大理Web3數位遊民……

在過去的大半年內,數位藏品平臺、元宇宙社交平臺等都在聚集自己的用戶群,國內也崛起了第一批元宇宙、Web3相關的組織機構、媒體及招聘平臺,他們成為這些社群的主導者。

順便說一嘴,國外社群以Web3為覈心,每週推特、Discord上都有五花八門的AMA活動(ask me anything),這裡也是Defi、Gamefi、SocialFi、加密圈的大本營,這些活動也會在微信群廣泛傳播。

什麼企業最活躍?

除了行業媒體發資訊、組織活動外,行銷方向的企業最先落地、最活躍,數位藏品、虛擬人、虛擬空間冒泡最多,一度有群友找我問元宇宙整合行銷方案。

元宇宙黨建、文旅、教育發展最快,虛擬社交、健身、醫療、數位孿生工廠等場景多通過視頻號在各個群傳播,我還接觸了元宇宙寺廟、元宇宙墳場等離奇項目。 VR、AR硬體渡過泡沫期快樂地小步慢跑(賺錢最穩),一些Web3的遊戲和社交野心勃勃出海去了(先割國外)。

什麼群最熱鬧?

那必須是數位藏品跟DAO——一個連著錢包,另一個也連著錢包。 這兩類社群數量和人群最多,互動最活躍。 但是數位藏品免不了挨割,DAO免不了白嫖,懂的都懂。


國內數藏不割韭菜,怎樣幹點實事?


現時,可交易的NFT主要在國外Opensea這些平臺買賣,國內支持倒賣的數位藏品很少,這兩波人在各自項目的微信群都很活躍,且有一大共性:自稱韭菜很佛系,下手買圖第一名。

國內數藏現狀,該搶還是搶

今年5、6月份的時候,數位藏品借著國外NFT的熱度大規模闖進國人視野,各種數藏群像幻核根本擠不進去,500人的群退出一個才有進一個的名額,好多人來問能不能聯系上他們合作或者進群。

現在你以為這些群都凉了? 不不不該搶還是搶,簡單來說,“雖割但沖”。 在NFT、數位藏品搶購群裏,討論最多的是多少錢買多少錢賣、怎麼抄底,二創的NFT表情包滿天飛。 像韓國NFT黑猫MIMIC社群還會結合讀書會、脫口秀、科學、國際、德撲、相親等各種活動。

國內數藏跟國外NFT,差距在哪?

NFT跟數藏都分兩種,一種是依附已有的IP或品牌,另一種是新創作的原生IP。第一種國外NFT賺的最多的是NBA跟耐克,品牌發行NFT有升值空間,跟用戶一起賺。 國內藏品不能倒賣,大波品牌正努力砸錢補貼,把數位藏品變成會員憑證,好卑微好無奈。

從第二種原生IP來看,無聊猿通過名人行銷、發行IP周邊、搭建元宇宙、空投土地為IP增值,然後跟用戶把IP做大,把二次創作許可權賣給國內李寧等品牌再接著賺; 國內數藏玩法以合成、空投為主,大多是平臺發行,難點是調動用戶參與,不過現時有很多新玩法帶來希望。

數位藏品怎樣結合實體持續賺錢?

國內數藏的未來在哪我們可以參考前些天中國通信工業協會發佈的全國首個《數字藏品通用標准1.0》,數位藏品的價值取決於:IP價值、品質、場景的可拓展性、創作者影響力、背景故事、稀缺性、發行方影響力和運營力、權益和玩法。

如果說國外NFT的突破口是票務、社交和金融,我覺得國內數藏的突破點是文化IP和創作者經濟。 沒有不好的科技,也沒有不好的體制。以下國內數位藏品四大發展路徑,都已經有公司在開拓和踐行。

泡沫退去,國內現在已經開始縱深發展數位藏品基礎設施,像前幾天風語築發佈了數位藏品SaaS平臺,華為雲也能為藏品平臺提供數位資產管理服務,相信未來數位藏品是能够帶動實業跟經濟,真正創造出價值的。

如果說NFT的必經之路是以事聚人,DAO更多是以人成事,並且兩者在逐漸合流,誰也離不開誰。NFT想要長久留住用戶,需要用DAO的形式去中心化運營社群,而DAO需要用NFT代幣作為投票和激勵機制。


國內DAO不靠白嫖,怎樣才能成團?


比起數位藏品的搶眼和風雲流宕,DAO更低調和細水長流。

我想先說下為啥DAO會取代公司? 有調查顯示打工人每天平均僅僅用兩小時工作,也就是說在現時的教育和公司制度下,2%的精英每天帶著98%的螺絲釘磨洋工,世界就是這麼瘋狂。 但其實螺絲釘做自己擅長的事也能發光啊,這就需要新的組織做新的事。

1國內DAO現狀——初級Web3版工作室

基於微信群的DAO組織很多,大多在做web3學習、知識共創、項目連結。 很多業內媒體和數藏平臺的DAO,用免費空投、產品優先體驗、積累經驗等吸引人幹活,被很多人看作“白嫖”,即使有人做也很難長久。

國內初具形態的產品如Dao01 app,用業內資訊、項目等吸引人,拉新送代幣,可以商城提現、認購公司股權,並為個人建Dao提供區塊鏈科技下的提案、投票功能。 國外基礎設施工具更垂直和完善,包括薪酬支付系統Utopia、鏈下投票系統Snapshot、代理投票工具Sybil等。

現時,以國內DAO來說,鏈上工作、去中心化運營可能剛有個影子,現時Dao的形態更像初級Web3版的工作室。

Dao怎樣搞到人、賺到錢?

DAO的類型包括協定類、社交類、投資類、公益類等等,必備的三要素是共同願景、工具和科技賦能下的治理機制,以及活躍的參與。

DAO的發展路徑,首先是像Lanterndao和Seedao一樣,以事聚人,新人做新事,圍繞Web3元宇宙做可盈利的項目,包括聚集人脈、對接項目、提供資訊、招聘、投融資等服務。

其次是基於已有生態,以人聚事,比如大理數位遊民生態之下衍生出了自治學校,像跳海大院酒吧也宣稱用DAO的形式,憑熱愛兼職參與。

在這個同好比親友還要近的時代,以共識、天賦、創造力和熱忱聚集起來的DAO群體,將有無限可能。 比如解决AI帶來的失業,乃至消减貧富差距和貨幣霸權。


最後想說


在這些群的幾個月時間裏,跟群友見證了太多元宇宙跟Web3領域的“第一個”,它們也許很虛,但未來更多“第一個“終將顛覆我們的生活、娛樂和工作。

NFT和DAO代表了未來的價值載體和組織形式,只是未來數字世界的一部分。 在元宇宙和Web3的終極形態下,從追求物質到自我實現,人生將不再是軌道,而是曠野裏的一場無邊界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