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角度解析ENS:邁向Web3時代的鑰匙

ENS(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服務)科技和業務上都已成熟,以DAO形式運營基礎設施。 從數據來看,ENS短期的炒作泡沫逐漸消化,長期想像空間大。

摘要

傳統功能變數名稱市場飽和,Web3功能變數名稱滿足用戶新需求。功能變數名稱市場在過去20年增長迅速,但現時已經接近飽和。 2020年全球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市場規模為3.74億個,同比增長0.7%,我國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市場規模達4300.8萬個。 而在Web3領域另一種域名正在興起,Web3功能變數名稱在映射對象、解析管道、記錄管道和生態發展上都和DNS功能變數名稱有所區別。 Web3功能變數名稱為錢包地址提供可讀性名稱,而這是傳統功能變數名稱無法滿足的需求。

可讀的身份識別字,Web3功能變數名稱是DID發展的基石。去中心化的識別字是數位身份的關鍵,但保證去中心化和安全的同時難以保證可讀性(zooko三角悖論)。 Web3功能變數名稱實現的識別字可讀有著顯著的社會性意義,就現時生態初期,我們也能看到當推特名稱改為xx. eth時打通了Web2與Web3的身份隔閡,通過一個名字就能看到用戶在生態內關聯的所有數據。

ENS(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服務)科技和業務上都已成熟,以DAO形式運營基礎設施。從業務收入來看,ENS按註冊功能變數名稱的長短收取每年的固定費用。 按照功能變數名稱的字元數量收費,3字元640美元/年、4字元160美元/年、5字元及以上5美元/年,平均注册價約28美元/年。 從科技實現來看,ENS強調功能變數名稱註冊的去中心化,不受任何協力廠商干預,通過智慧合約實現業務邏輯。 從治理結構來看,ENS項目還是由覈心團隊控制,治理體現在項目收入歸社區金庫並由DAO投票决定資金的使用。

從數據來看,ENS短期的炒作泡沫逐漸消化,長期想像空間大。整體來看,ENS依然存在功能變數名稱炒作的泡沫。 功能變數名稱總數量約235萬個,而實際用戶數約55萬人,人均功能變數名稱持有量約為4。 但從功能變數名稱註冊的用戶特點來看,持有大量功能變數名稱的商人帳戶在總成交的占比逐漸降低,越來越多的是少量功能變數名稱的普通用戶。 長期來看,乙太坊有500~1000萬的月活地址數,ENS的收入規模仍有發展空間。 從我們跟踪Web3角度看,ENS有望成為繼Opensea之後又一現象級應用,且具有更底層帳戶的意義,想像空間較大。

Web3功能變數名稱市場競爭加劇,二級交易值得期待。Web3功能變數名稱服務賽道的競爭激勵,根據PANews統計,現時公鏈上的功能變數名稱有16個,其中既有單鏈的解決方案也有多鏈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 但功能變數名稱註冊需要全域一致的記錄以及生態的默認相容,具有壟斷市場的特點,建議關注頭部項目。 Web3功能變數名稱以NFT為載體,解决了以往功能變數名稱流轉的諸多問題,使功能變數名稱流動性變得更強。 同時,由於開放生態的特點,任何平臺和用戶都可以搭建自己的二級交易應用。 傳統功能變數名稱次級市場只占一級市場的四分之一左右,而NFT生態裏二級的重要性要更高,無論是創業或投資,Web3功能變數名稱的二次交易非常值得關注。

風險提示:程式碼漏洞風險; 區塊鏈政策監管風險。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前言

去中心化數位身份是繼數位資產後,元宇宙發展的另一關鍵組件。在上篇報告我們討論了DID是元宇宙的覈心組成部分,傳統互聯網分裂、用戶缺少控制的身份模型已經無法滿足數字世界的發展,去中心化身份DID將作為元宇宙重要的基建方向。 在我們元宇宙的模型中,數位資產已經隨著NFT的出圈開始被用戶接受,而以數位身份為覈心的數位社會關係將是元宇宙演繹的下半場。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名字是身份的第一步,功能變數名稱是數位身份生態的基石。儘管去中心化身份還處在探索階段,以ENS為首的區塊鏈功能變數名稱已經在科技和業務上基本成熟,成為區塊鏈生態的基礎設施之一。 而於我們常見的功能變數名稱相比,Web3時代的功能變數名稱有什麼不同? 它服務什麼用戶需求? 是怎麼運作的?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傳統功能變數名稱市場飽和,Web3功能變數名稱滿足用戶新需求

傳統功能變數名稱是中心化的設備地址錶。我們可以在瀏覽器輸入諸如104.193.88.77的IP地址訪問百度首頁,也可以敲下baidu. com訪問。 在互聯網最早期,用戶直接使用IP地址來訪問遠程主機的; 隨著主機數量新增,每臺電腦都是採用獨立的主機錶記錄(Hosts,用於記錄網絡中主機與IP的映射關係); 但隨著聯網機器指數級新增,主機錶的更新和同步就成了很大的問題。 於是,1983年保羅·莫卡派喬斯發明了功能變數名稱解析服務和功能變數名稱系統,在1985年1月1日,世界上第一個功能變數名稱nordu. net才被注册成功。 負責功能變數名稱解析的就是DNS,互聯網的覈心基礎設施之一。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DNS通過“層級式”査詢,實現對功能變數名稱的解析。通過訪問DNS伺服器,査詢分散式資料庫,能够讓主機的功能變數名稱(例如www.baidu.com)轉化為IP地址(104.193.88.77)。 DNS系統也是一個樹狀結構,不同級別的功能變數名稱由不同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器來解析,整個過程是一個“層級式”的。 一個功能變數名稱必須首先經過根資料庫的解析後,才能轉到頂層網域名服務器進行解析,這一點與生活中問路的情形有幾分相似。 比如360.cn的査詢中,根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器給出負責.cn査詢的頂層網域名伺服器地址,cn頂層網域名服務再給出360.cn的地址。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生態的運行需要三個參與方:ICANN、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機构、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從用戶的視角出發,用戶直接接觸的是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如萬網、GoDaddy、Cloudfare等,從注册商購買功能變數名稱,由注册商代理管理、協助解析,以及處理使用過程中的諸多事項。 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是負責功能變數名稱商業化的公司組織,他們需要從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機构批發功能變數名稱並提供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實現盈利。 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機构管理著頂層網域名解析,如.com、.org、. cn等,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機构由ICANN認證和管理。 而ICANN(互聯網名稱與數位地址分配機构)是一個非盈利組織,負責為互聯網提供基礎設施,管理著根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器,以確保所有的地址都是唯一的,且用戶可以找到有效地址。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傳統功能變數名稱市場已經接近飽和。隨著互聯網快速發展,功能變數名稱市場在過去20年增長迅速,但現時已經接近飽和。 根據中國信通院數據,截至2020年底,全球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市場規模為3.74億個、我國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市場規模為4300.8萬個,其中新通用頂級域(gTLD)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市場規模分別為3125.2萬個和718.1萬個,較上年有一定下降。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而在Web3領域,另一種域名正在興起,“xxx.eth”的帳號名稱越來約普遍的出現在我們的社交網絡中,其中不乏很多具有影響力的社交帳戶。 這種形式的名稱就是“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一種新形式的功能變數名稱。 相較於傳統DNS功能變數名稱,Web3時代的功能變數名稱又有什麼區別?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ENS vs. DNS,從四個角度理解Web3功能變數名稱

對比DNS來看,以ENS為例,Web3功能變數名稱的區別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對象不同、管道不同、載體不同、生態不同。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1)對象不同:伺服器地址vs錢包地址

從映射對象來看,DNS映射服務器、ENS映射錢包地址。相較於一長段隨機的錢包地址,ENS提供了一個可定義的人類可讀的名稱,(例如';yourname.eth';映射到“0x01486C3891761E93e5107890286ABdC1834fC6d7”)。 用戶通過ENS可以實現區塊鏈地址的映射,極大的便利了用戶轉帳交易等操作。 錢包地址的背後可以是單個用戶,可以是組織、公司實體、區塊鏈項目等等,ENS為數位實體提供名稱。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2)管道不同:中心化vs去中心化

ENS採用去中心化的管道進行功能變數名稱記錄和解析。在DNS中,要證明自己擁有一個功能變數名稱可以通過兩種方式:査詢功能變數名稱註冊資訊,注册商帳戶查找。 那麼對於二手功能變數名稱交易來說,Web2功能變數名稱只能通過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例如Godaddy)網站中的記錄來證明所有權,這種中心化服務器易受到駭客入侵而損失數據,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 此外,DNS功能變數名稱也並非完全由用戶控制,當局和注册商可以很容易地取消用戶使用權。 而ENS的功能變數名稱記錄在鏈上,任何應用或者用戶都能輕鬆査詢和互動。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3)載體不同:權威記帳vsNFT

ENS通過NFT記錄功能變數名稱產權,使用NFT的基礎設施。ENS作為NFT,天然具有傳統功能變數名稱所不具備的優勢,包括:基於區塊鏈交易保證了交易安全性。 傭金較低。 以現時最大的NFT交易平臺Opensea為例,出售NFT的手續費僅為2.5%。交易手續簡便。買賣雙方只需要前往NFT交易平臺,使用Web3錢包連接後選擇心儀的功能變數名稱下單即可。 而在傳統的功能變數名稱市場,二次交易的流程繁瑣,安全性和費用都不讓人滿意。 市場缺少標準化的流動性基礎設施,往往需要仲介撮合,並收取不少的傭金費用。 同時存在一定的違約風險,跨地區的交易將會有難以維權的問題。 以現時最大的二手功能變數名稱交易平臺之一Godaddy為例,出售功能變數名稱需要支付大約20%的平臺傭金。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4)生態不同:許可型vs開放型

Web3功能變數名稱生態開放建設,能吸引更多的參與者。DNS生態中ICANN是負責功能變數名稱解析的權威機构,參與者需要獲得ICANN的許可,有一定的進入門檻。 而在Web3功能變數名稱中,基於智慧合約的功能變數名稱記錄和解析允許所有人參與生態建設,比如搭建自己的功能變數名稱交易網站、功能變數名稱查詢服務等等。 這種開放建設也是Web3行業的覈心精神之一。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可讀的身份識別字,Web3功能變數名稱是DID的基石

Zooko三角悖論,去中心化識別字與可讀性難以兩全。在互聯網識別字中,“Zooko三角悖論”指網路通訊協定中參與者名稱應該具有的三個特性難以同時實現:

1)人類可讀性。向用戶提供有意義的、令人難忘的名字。

2)安全性。惡意實體可以對系統造成的損害應該盡可能的小。

3)去中心化。名稱正確地解析到它們各自的實體,而不使用中央機构或服務。

Zooko猜想是對現實的一種總結,例如DNS實現了人類可讀和安全訪問,但是中心化實現的; 錢包地址雖然實現了去中心化的可靠標識,但缺少人類可讀性;. onion地址雖然是安全和分散的訪問地址,但也缺少可讀性。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Web3功能變數名稱讓識別字具有人類可讀性是DID發展的關鍵。去中心化的識別字是數位身份的關鍵,去中心化意味著這種身份的標記是可靠的且不會被中心化、篡改抹去。 而人類可讀性是社交網絡發展的關鍵,不僅機器需要知道“用戶是誰”,人們也需要知道。 這種需求在NFT作為身份象徵的圖片中就有體現。 而ENS則可以很好地解决Zooko三角,ENS具有人類可讀性,保障了其去中心化性與安全性。 儘管仍處生態早期,已經能够看到一些有潜力的應用場景。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功能變數名稱作為社交帳戶昵稱,打通Web2與Web3。傳統錢包地址繁雜且易錯,沒有人會將一長串數位和字母作為自己的社交門面,而帶有自己名字的區塊鏈錢包地址,使得人們可以更方便地展示自己。 越來越多的推特名人開始使用eth作為自己的推特名,如乙太坊創始人Vitalik將自己的推特帳號改為vitalik. eth,這一行為打通了Web2與Web3的帳戶,不僅可以瀏覽Vitalik帳號的歷史內容,也可以査詢到他地址上的各種行為。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功能變數名稱作為個人網頁地址,通過瀏覽器訪問。ENS可以支持用戶在IPFS上部署Web3.0網站,並通過ENS功能變數名稱解析該地址。 除此以外,ENS還集成了所有DNS功能變數名稱,用戶可以將傳統的DNS功能變數名稱(比如google.com)導入ENS中,並使用和ENS相同的功能。 除此之外,ENS還支持EIP 1577規範,可以存儲IPFS/IPNS、Swarm、Onion,SIA等地址的內容雜湊,最終實現傳統功能變數名稱和Web3功能變數名稱的完全去中心化。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功能變數名稱作為個人的身份數據集合,Web3的名片。在傳統Web2網站中同樣能進行資訊綜合,但區別在於Web2網站服務器是中心化的,資訊的決定權在於網站而不在用戶手中。 但通過IPFS綜合,用戶可以建立個人的去中心化網站帳戶,結合ENS名字、NFTAvatar頭像、Web2社交媒體比如Github、Twitter、Discord、其他資訊比如繳稅記錄的內容雜湊,實現身份資訊數據的一體化。 用戶甚至可以列印ENS名字來作為自己線下交流的名片,進一步打通線上線下身份認證。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ENS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服務,DAO模式的Web3基礎設施

ENS注册量快速增長,去中心化的功能變數名稱基礎設施值得關注。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服務是一個基於乙太坊的分佈式、開放和可擴展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協定,為用戶提供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相關服務。 只需要一個乙太坊帳戶就能够購買功能變數名稱,綁定到自己的帳戶上,目前有超過400個乙太坊的主流項目支持ENS解析。 當用戶訪問注入Uniswap、Etherscan等Web3應用時,就能看到自己的帳戶不再是一長串地址符,而是自己選擇購買的功能變數名稱。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在近期ENS的功能變數名稱註冊量突破了235萬,相較5月份的注册量實現翻倍,乙太坊功能變數名稱服務開始被越來越多的Web3用戶使用,而它背後的商業模式和運行機制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地方?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ENS DAO——去中心化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是怎麼運行的?

從業務收入來看,ENS按註冊功能變數名稱的長短收取每年的固定費用。現時ENS按照功能變數名稱的字元數量收費,3字元640美元/每年、4字元160美元/每年、5字元及以上5美元/每年。 註冊費用現時是由團隊製定,並通過設定價格預言機對智慧合約進行報價。 帳號所有者可以以原費用進行續費,當功能變數名稱逾期超90天未續費時,會進入拍賣模式,價格會自動下降式拍賣。 就可注册的功能變數名稱而言,ENS只支持3比特字元及以上的功能變數名稱。 從8月份數據來看,5字元及以上收入約280萬美元,占比60.3%; 4字元收入約80萬美元,占比16.5%; 3字元收入約110萬美元,占比23.2%。 除此之外,ENS暫無其他收入。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從科技實現來看,ENS強調功能變數名稱註冊的去中心化,不受任何協力廠商干預。ENS的主要功能主要由三個智慧合約實現業務邏輯,程式碼開源、過程透明。 注册器Registrar合約主要負責記錄功能變數名稱歸屬、期限、解析器等關鍵資訊,以NFT的管道由用戶控制,保障用戶的所有權。 解析器Resolver主要實現功能變數名稱對地址的解析,而控制器Controller負責功能變數名稱出售、更新等業務邏輯,通過預言機報價,用戶與合約互動完成付費和獲得功能變數名稱的過程。 合約層面的區分是為了保障去中心化,其中注册器盡可能簡單而不做變動,但控制器等面向前端業務的合約在根據市場情况陞級時不會影響所有權的安全程度。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從治理結構來看,ENS項目還是由覈心團隊控制,治理體現在項目收入歸社區金庫並由DAO投票决定資金的使用。項目對2021年10月31日前的合約互動進行了快照,並以此為依據進行空投,其中25%空投給當時持有功能變數名稱的用戶,25%空投給數百名貢獻者(其中18.96%歸屬11名核心成員),另外50%屬於社區金庫。 ENS除了生態基金會贊助外沒有外部融資,囙此空投中沒有投資機構的比例。 金庫收入主要有兩個部分:第一是空投的部分,會在4年內逐步解鎖出售用於項目發展; 第二是項目的收入歸金庫所有,並由社區共同提案投票用於支持ENS生態項目的活動,例如贊助生態項目、舉辦線下活動、駭客松等等。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從商業模式解讀ENS:功能變數名稱業務構建安全邊際、流量入口帶來生態想像

從業務收入來看,具有用戶粘性的功能變數名稱收入構建了項目的安全邊際。ENS對單個注册的功能變數名稱收取固定的年費,根據字元長短有所不同,那麼項目的平均年收入為【功能變數名稱註冊量 × 平均每年註冊費】,近一年平均的功能變數名稱年收入為27.3美元,現時注册量約235萬,可得年收入約6415萬美元。 功能變數名稱業務有較强的粘性,而ENS功能變數名稱映射身份,隨著數位身份的發展,這種粘性會加强。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功能變數名稱業務作為流量入口,為ENS生態發展帶來想像力。DNS的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往往依靠功能變數名稱這個流量入口發展其他業務,如Cloudfare為建站提供安全服務,而只以批發價出售功能變數名稱。 Godaddy在為用戶提供功能變數名稱全流程服務的同時,也提供了企業資訊化運營的一整套工具,當用戶購買完功能變數名稱後可以快捷地選擇網站部署、郵箱搭建等便利的增值服務。 作為知名DNS功能變數名稱服務商,現時GoDaddy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收入只占總收入的47%。 ENS也是如此,現時ENS除了功能變數名稱出售的覈心功能外,也在做移動端的開發。 一套手機端的功能變數名稱管理、査詢應用,可能距離Web3的社交通訊錄並沒有那麼遙遠。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從數據解讀ENS:短期消化泡沫、長期空間巨大

從成交結構來看,炒作泡沫正被消化,實際的用戶數開始擴大。整體來看,ENS依然存在炒作行為。 功能變數名稱總數量約235萬個,而實際用戶數約55萬人,人均功能變數名稱持有量約為4。 根據 Dune@andrewshvv ,將功能變數名稱商人與普通用戶的成交額對比,普通用戶的成交額在穩步上升,這意味著更多的註冊用戶是持有功能變數名稱較少的普通用戶或新用戶。 而隨著功能變數名稱應用場景的進一步擴大,功能變數名稱炒作的比例會進一步縮小。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從行業整體數據來看,ENS的增長空間大,且穩定受益於乙太坊的擴容和出圈。從長遠來看,ENS用戶數會占到乙太坊用戶數的一定比例,這個比例由數位身份生態的重要性影響。 由於乙太坊地址的匿名性和去中心化生成,沒有明確的用戶數量,往往使用活躍地址數。 乙太坊在8月份的月度活躍地址數為670萬,2021年整年的活躍地址數約為5000萬。 而ENS現時的用戶數為55萬,註冊功能變數名稱數為235萬,對比千萬級別的乙太坊用戶,仍有近十倍的增長空間。 而隨著乙太坊擴容和Web3的影響力逐步擴大,ENS穩定收益於乙太坊用戶數的增長。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與傳統的功能變數名稱註冊商相比,ENS前景可期,未來可以關注三個重要的增長點:(1)基於功能變數名稱業務的生態拓展,能否依靠功能變數名稱業務的入口優勢做强生態; (2)乙太坊用戶的持有比例,能否成為乙太坊用戶的剛需; (3)乙太坊的出圈和Layer2擴容帶來的新增用戶量。 同時我們認為ENSDAO代幣機制中社區金庫更類似於是未來定期的增發計畫,不應全部計算在總市值內。

Web3功能變數名稱未來展望

競爭激烈,功能變數名稱註冊易壟斷。 Web3功能變數名稱服務賽道的競爭激勵,根據PANews統計,現時公鏈上的功能變數名稱有16個,其中既有單鏈的解決方案也有多鏈的功能變數名稱服務。 其中UnstoppableDomains的注册數達190萬。 在DNS時代,功能變數名稱由ICANN權威管理,也有不在管轄內的功能變數名稱,但往往互聯網生態中的其他應用無法識別非ICANN註冊功能變數名稱。 功能變數名稱註冊需要全域一致的記錄以及生態的默認相容,具有壟斷市場的特點,建議關注頭部。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NFT化,二級交易值得期待。Web3功能變數名稱以NFT為載體,解决了以往功能變數名稱流轉的諸多問題,使功能變數名稱流動性變得更強。 同時,由於開放生態的特點,任何平臺和用戶都可以搭建自己的二級交易應用,提供個性化服務,進一步促進了流動性。 現時ENS也出現了類似3digitDAO(即3位數功能變數名稱的dao)之類的玩法,NFT與功能變數名稱結合帶來了玩法探索空間。

多角度解析ENS:迈向Web3时代的“钥匙”

風險提示

區塊鏈政策監管風險:現時區塊鏈處於發展初期,全球各國對區塊鏈科技、項目融資和代幣的監管都存在一定不確定性,囙此行業公司項目發展存在不確定性。

去中心化數位身份發展不及預期:去中心化數位身份DID目前處於行業的探索期,雖然市場需求凸顯,但DID解決方案能否被用戶廣泛採用存在不確定性。

乙太坊真實用戶數不及預期:乙太坊帳戶(金鑰對)的匿名和去中心化生成,造成背後的真實用戶難以統計。 一個人可以通過腳本控制更多的帳戶,囙此活躍地址數、餘額非零地址數都可能無法真實反映乙太坊真實用戶數。 Web3功能變數名稱服務的業務發展空間直接受此因素影響。

作者:宋嘉吉唐堯 ; 吉時通信

原文:《從DNS到ENS,域名的Web3時代》

來源:panews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