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視域下如何推動公共文化機构數位化轉型

近日,上海圖書館東館啟動首次大規模讀者公測,邀請市民提前體驗。 上圖東館的建設目標是:“全媒體時代的複合型圖書館”、“大數據時代的智慧圖書館”。 在這裡,可借閱的圖書、可使用的座位、可參與的活動與可利用的空間,都能實現預約,既保證便利性與公平性,也促進了個性化服務。

除了上海圖書館東館,上海浦東另外兩個文化地標——上海博物館東館以及世博文化公園內的上海大歌劇院,都將文化數位化轉型作為其建設的重要目標。 上博東館也在積極推進博物館“新平臺”“新終端”建設,綜合共亯數位文博資源,實現智慧管理,推進智慧服務。 浦東的三大文化地標都希望能夠將自己打造成為卓越的都市“第三空間”,一個能讓群眾在閒暇時便會想要走入的休閒放鬆的社交場所,實現文化設施的引領作用,更大程度滿足人民群眾的文化需求。

筆者認為,在推動公共文化機构數位化轉型可以以“第三空間”理論為基礎,為數位化轉型指引方向,該理論是由美國社會學家雷·歐登伯格提出,“第三空間”是除了家庭(第一空間)、辦公室(第二空間)以外不受功利關係限制的場所,在那裡沒有家庭角色的束縛,沒有職場等級意識, 不受功利關係限制,是人們釋放自我、自由交流的社交場所,具有自由、寬鬆、便利的基本特徵。

數位化轉型是公共文化機构變革的重要力量,充分發揮新技術的作用,激發文化機构活力,加强供需調配與精准對接,滿足用戶文化需求。 事實上,許多文化機构已經在著手數位化事宜,但存在數位化程度不足,長期處於“淺灘區”,難以觸及文化機构筋骨等問題。 而元宇宙的出現,似乎能為解决該問題帶來轉機。

關於元宇宙賦能文化機构“第三空間”建設的探討,筆者近期在《圖書館論壇》網絡首發了一篇《臨境圖開:元宇宙視域下圖書館“第三空間”建設》的文章,從理念和科技兩個角度討論了元宇宙如何賦能圖書館“第三空間”建設,鑒於圖書館是公共文化機构的重要組成部分, 可以將研究主體從圖書館延伸至公共文化機构,將探討置於文化數位化轉型的視角,進一步分析闡釋元宇宙視域下公共文化機构“第三空間”建設的理念、科技及其方案。

一、理念:元宇宙賦能“第三空間”建設

筆者認為,元宇宙蘊含“第三空間”理念,包括自由、平等、個性化、多元化、社交内容、展示自我。 在這個理念的引導下,變革原有不徹底、不成熟、不够人性化的數位化轉型建設思路,增强人本意識,拓寬並增强公共文化機构服務。

(1)自由——超脫現實的自由感。 元宇宙能使用戶體驗到超脫現實世界的自由感,一是環境的自由感,虛擬實境科技為用戶營造一個寬鬆和愜意的環境; 二是資源獲取的自由感,通過數位人文和區塊鏈等科技,綜合更多資源,保護智慧財產權; 三是服務供給的自由感,以虛擬數字人作虛擬館員提供服務,提高服務質量。

(2)平等——人人可及的平等。 元宇宙能够緩解中國公共文化機构的不平等現象,一方面,用戶可以創建富含濾鏡的專屬形象進入虛擬空間,享受身份平等式服務。 另一方面,虛擬服務將會更加成熟,用戶可以利用終端,享受更優質更平等更多元的文化資源與服務。

(3)個性化——基於情境感知的個性化推薦。 基於情境感知的個性化推薦是一種更精准、更細粒度的推薦管道,元宇宙能够滿足文化機构開展情境感知的個性化服務的條件,獲取更為全面的數據,能充分挖掘用戶的需求和偏好,為其匹配精准的個性化資訊服務,實現各種情境下用戶與資訊服務的自我調整。

(4)多元化——不受場所束縛的多元化場景。 元宇宙能率先從空間維度提升文化機构的多元服務水平。 元宇宙的虛擬空間是由數據構成的,在科技與基礎設施成熟的情况下,該空間可以是無限延展的,進而通過數位孿生、虛擬原生、虛實相融管道構建出多元化場景。

(5)社交内容——更為强大的社交功能。 元宇宙具有强大的社交功能,能增强文化機构的社交内容,一方面是提供豐富的線上社交場景,拉近社交距離,更易於交友; 另一方面是提供多樣的資訊交流管道,提升資訊效率與價值。

二、科技:元宇宙重塑“第三空間”場景

毋庸置疑,數位化轉型的重點仍是技術革新,元宇宙作為新興技術的集大成者,必然能為文化機构的數位化轉型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筆者認為,可以利用元宇宙的底層科技重塑文化架構場景,具體如下。

(1)虛擬數字人强化參攷諮詢或者解說服務。 根據館藏資源,以及與用戶互動的日誌數據,構建基於人工智慧科技驅動的虛擬數字人,使與用戶的互動更多地被賦予智能化、情感性和思想性等特徵,通過用戶畫像,再針對需求給予個性化的回答,並以三維立體化的形式呈現參攷資源。

(2)互動技術創新教育體驗場景。 互動科技能够通過加快進入沉浸狀態的速度和加深沉浸狀態的深度兩方面賦能公共文化機构的社會教育功能。 主要體現在構建精細的多元教育場景、增强遊戲化互動和智能化的教學評估三方面。

(3)UGC/PGC/AIGC革新內容生產場景。 此處重點闡述AIGC,它將成為元宇宙視域下最不可或缺的內容生產方式,AI從輔助生產走向主導地位,能够根據需求自動生成內容,並精准推送給用戶,彌補數位內容需求和供給間的缺口,有效解决“內容荒”的問題。

(4)區塊鏈科技助力數據保護場景。 在隱私保護方面,區塊鏈科技以其匿名公開金鑰加密、去中心化、智慧合約等特徵,多角度保護用戶個人資訊。 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區塊鏈能為公共文化機构的資源和UGC/PGC/AIGC作品確立知識產權依據,採用時間戳記科技,保證所有歷史資料的可追溯性和數據獲取的完整性。

(5)電子遊戲科技渲染社交場景。 電子遊戲科技為文化機构中社交場景的建構提供支援,解决多人線上時的場景建構、畫面渲染等問題,使用戶在遊戲中擁有接近現實的體驗,實現娛樂和社交場景的聚合。

三、破局:元宇宙視域下公共文化機构“第三空間”建設方案

未來隨著元宇宙的發展,它能够打破虛擬空間與實體空間的壁壘,實現真正虛實融合、虛實相生。 由此,元宇宙視域下的公共文化機构建設也將不再局限於利用元宇宙理念和科技,而將迎來全方位變革,以下筆者提出兩種建設思路,使公共文化機构的數位化轉型進入“深水區”,而不再在“淺灘區”徘徊。

一是推進改革性方案,即文化機构入駐元宇宙平臺,一方面將公共文化機构的傳統業務和工作人員轉移至元宇宙平臺,線上線下聯動服務,變革服務模式; 另一方面利用元宇宙平臺的資源和特色,創新公共文化機构業務。 現時如火如荼在建的臨港科學數字圖書館便是圖書館入駐元宇宙平臺,構建元宇宙圖書館的前沿案例。

二是探索革命性方案,元宇宙下公共文化機构未來將以何種形式存在? 甚至會不會存在? 亦或就會以文化元宇宙的形式存在? 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公共文化機构的核心價值在於普及文化知識、傳播先進文化、提供精神食糧、滿足人民群眾文化需求、保障人民群眾文化權益,具有公平性、公益性、多樣性和便利性等特徵。 而元宇宙以其自由和平等的特點及科技體系亦能實現公共文化機构的使命,此外還能提供更為人性的服務,更為多元的場景,更為豐富的資訊資源,更為安全的資訊保護措施等,提供前所未有的體驗,但有一點無法替代,即公益性,大約是現階段元宇宙無法實現的。

當然,本文中筆者討論主要是想拓寬元宇宙視域下公共文化機构數位化轉型的建設思路,元宇宙成熟之時,它將不止是一種科技集成體,更是一種社會體系,擁有經濟系統和獨特文明,有可能全面重構公共文化機构的業務,這些都需要研究者和實務界的同仁們能突破傳統思維,放眼未來。& nbsp;

(作者許鑫系華東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部、上海智慧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上海高校智庫華東師範大學電競產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梁潔純系華東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部圖書情報專業碩士研究生。許鑫教授持續關注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等新型經濟形態,關心新興技術治理,本 專欄以“產業與治理”為主題,探討科技創新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前瞻性問題。)

來源:元宇宙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