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即將陷落:為什麼說合併後的乙太坊將超越比特幣

昨天,乙太坊成功完成了合併(The Merge)。?

自此之後,乙太坊的代幣經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乙太坊產出的ETH少了很多。

ETH供應量的减少帶來了重大的影響。

乙太坊產生的收入更多了,而且有利可圖,極大地提高了它與老牌資產比特幣的競爭地位。

這是否意味著the Flippening(即乙太坊市值超越比特幣)即將來臨?

這對加密貨幣有好處嗎?

為什麼the Flippening對加密貨幣是好事?

The Flippening指的是ETH的市值最終將超越比特幣的市值。

當然了,像我這樣的“ETH人”肯定希望the Flippening能够發生,畢竟我們都持有ETH。

但是,拋開我們個人的利益不說,the Flippening對加密貨幣來說是好事嗎?

比特幣市值第一有什麼問題嗎?

到目前為止,這一切不是都很好嗎?

如果the Flippening可能對加密貨幣有利,為什麼它還沒有發生?

這些問題交織在一起,也許最好是通過BTC回報的細節來入手。

可靠並不意味著可投資

BTC是最可信的中性資產。 這是因為比特幣協定是成熟的,不會改變,而且工作量證明(PoW)由於其簡單性和成熟的記錄而在實質上降低了風險。

多年來,有組織的團體單方面嘗試修改比特幣底層程式碼和新增其節點規模至少數十次,BTC都經受住了考驗。 不管中本聰的初衷是什麼,BTC的可靠性已經成為其覈心的內在價值主張。

然而,比特幣的可靠性並不意味著該資產將保持其價值或以購買力或法定貨幣計價。 相反,比特幣的覈心設計是不可程式設計的,對持有者有任何價值累積,其挖礦成本結構導致了重大的價值洩漏。

這就是為什麼對比特幣來說,可靠並不等同於可投資。

說完這個背景,讓我們來了解一下BTC是如何運作的,首先看看歷史回報。

2016年發生了什麼?

從2013年到2016年,如果你低買高賣,BTC的回報率大約是6倍。 但是,如果你在2013年的高點買入BTC,並在2016年賣出,你什麼也得不到。

2016年之後,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你在2016年買入BTC並持有到今天,你已經賺了20倍到40倍。

在2016年的低點買入BTC,然後在2021年的ATH(價格最高點)賣出怎麼樣? 你賺了130倍。 不錯啊。

“但是,兄弟”,有人可能會抗議,“2016年之前是加密貨幣的黑暗時代。那都不算數。我們才剛剛開始。”

你確定這就是全部嗎?

2016年前後發生了什麼,導致BTC在此後的幾年裏表現得更好?

在2016年之前或前後,比特幣有什麼變化,創造了巨大的回報?

比特幣本身並沒有改變。 畢竟,不改變就是比特幣的特點,也是它絕對可靠的來源。 當然,閃電網絡是在2016年之後推出的,但它幾乎不受歡迎。

2016年左右還可能發生了什麼囙此釋放了比特幣的潜力? 也許世界在比特幣上沉睡,然後由於某種原因醒來?

或者也許BTC的一些東西在我們看不到的情况下醞釀,而這個里程碑在2016年左右完成?

這些解釋都不可靠。 比特幣在2016年左右以某種管道發展或釋放其潜力的想法根本無法用我們過去幾年看到的敘事和數位來解釋。

比特幣搭上了Web3的順風車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我看來,最符合歷史敘事和數據的最簡單的事實是,自2016年以來,加密貨幣市場的每個主要催化劑都是由Web3應用的承諾或實現驅動的,而比特幣不支持Web3應用。

2016年,一個名為乙太坊的小項目開始取得重大成功,它努力使公鏈成為電腦而不僅僅是一個算盤。

事實是,到目前為止,在發展到這一階段,BTC只是借了東風,在乙太坊社區(以及其他一些社區)創建的真的有用的東西的巨浪中衝浪。

在這一點上,比特幣狂熱粉或持有者可能會反駁,“等等,如果它那麼不重要,為什麼投資者會購買BTC?BTC的市值比是大約38%。你在開玩笑嗎?你認為4000億美金的市值只是一個錯誤?”

是的,這正是我要說的,並將在下文證明。

這就是為什麼BTC作為一種投資是不可持續的,為什麼the Flippening是有保證的,以及為什麼the Flippening對加密貨幣是有利的——因為它將消除一個不可投資的資產作為我們的行業領導者。

完美的不可持續性

比特幣完全符合不可持續投資的定義。 如果我們認真研究比特幣對PoW的使用,就很難論證比特幣在保值或增值方面是永續的。

比特幣的交易費用直接支付給礦工,對BTC持有者沒有價值。

這使得BTC永久無利可圖,特別是考慮到挖礦昂貴的成本結構。

請注意,比特幣的總費用可能太低,無法支持永續的安全預算,使2100萬的供應上限可能成為一個安全問題,但這完全是另一個故事。

BTC在2024年减半之前的年通脹率是2%。

這聽起來不錯,對嗎? 僅僅2%的通貨膨脹有什麼問題?

問題在於,由於挖礦經濟學的原因,PoW中的通脹(發行)是對BTC估值的直接資本消耗。

這一點,再加上現貨價格的流動性不足,意味著礦工拋售BTC對BTC的市值傷害很大。 讓我們來分析一下……

平均而言,從中期來看,礦工必須拋售他們賺取的大部分BTC,因為要競爭1美元的BTC,他們需要花費同樣1美元的硬體加能源成本。

這對BTC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問題(在昨天合併之前對ETH來說也是如此!), 因為拋售X%的供應量對市值的傷害遠遠大於X%。

據統計,拋售1美元的BTC可能會損害市值5至20美元。

在加密市場中公開的秘密是,你不能以現貨價格出售超過總供應量的一小部分。 訂單簿很薄。 流動性很弱。 HODL住,哥們。 囙此,即使不是所有人都能以今天的價格出售,按照定義,礦工們正在通過不斷拋售來消耗稀缺資源。

也就是說,BTC礦工每年可能僅拋售約2%的總供應量,但他們每年獲得的法幣淨流入資金超過2%。 而且由於BTC的費用總是很低並且無論如何都會支付給礦工(導致拋售),這些事實產生了兩個非常重要的影響,也是許多BTC持有者忽視的:

  1. 有人必須每天購買大量BTC才能保持價格持平。 2021年,每天需要大約4600萬美元的法幣淨流入來保持BTC價格持平。 換句話說,“我有筆好投資介紹,我們每天只需要4600萬美元的新資金,就可以避免失去我們的本金……”

  2. 當BTC投資者獲得50%或5倍或40倍的回報時,這些利潤只能來自新的入場者。 持有者沒有產生有意義的費用收入,也沒有有意義的比特幣應用,並且由於挖礦成本,BTC的價格無法保持平穩,囙此,根據定義,任何在ATH購買BTC的人都無法在一個永續的基礎上賺錢。 平均回報率為0%是不可能的。

社會失衡

誰會故意購買不可持續的長期投資? 誰會推薦買它? 去年,BTC在3萬億美元的加密貨幣總市值重占比約40%,這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簡而言之——像我這樣的加密貨幣潮一代似乎很喜歡這個參攷——沒有人因為購買IBM而被解雇。

據我所知,少數不同類型的買家可能推動了資本進入BTC,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而大多數人不知道他們投資的真正風險狀況。

  1. 首先,新入場者購買BTC。 這些人可能是從傳統對沖基金過渡到web3的交易老手、老牌的機構投資者、超高淨值個人以及普通散戶。 這些新入場者出現在web3——從數據上看,基本上都是在牛市期間——他們都很興奮,他們知道加密貨幣是新穎和複雜的,他們看到我們正處於一個長期的to the moon之旅,他們大概率會按比例將資金分配到一籃子頂級加密貨幣資產中。 “按比例”是一個投資術語,在這種情況下,意味著“啥都不懂,我就按照現在的市值比買入吧。” 這些入場者往往是未來的羔羊,是BTC作為一種不可持續投資的待宰對象。

  2. 第二,長期的配寘者購買BTC。 這些人可能是享受過早期投資收益的加密貨幣OG,或者是擁有更多關係和資本的加密VC,比如說,願意培養獨立的投資理論。 這些人買BTC是因為他們確實沒有或不想對這個領域的發展方向建立信心,他們希望避免在他們認為有風險的理論中陷入困境。 更糟糕的是,這些長期的資產配寘者往往是權威人士,他們在幫助推動BTC新入場者的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3. 第三,reflexive wolves(貪婪的只會考慮自身的人)買入BTC。 但他們也可能在下一次ATH時全部賣出。 這些人往往是最聰明、最精明、最有欲望的加密貨幣OG、VC和轉向Web3的金融人士。 他們通常很清楚BTC不是表現最好的投資。 然而,他們覺得為了更大的利益(即往往是他們的利益),我們必須避免破壞良好的現狀,努力推動比特幣。 他們覺得,如果BTC崩潰,這意味著加密貨幣最大投資者的巨大損失,這可能會損害整個行業和他們的投資組合。 囙此,他們傾向於拖延問題。 有些人可能會質疑他們的存在,或者認為他們僅僅是交易員。 但我見過一些頑固的人很符合這些特徵。

  4. 第四,交易員買入BTC,並將利潤換成BTC,作為加密貨幣事實上的儲備貨幣。 交易員們只是隨波逐流——字面意思。 他們知道,在當前這個時代,BTC在壞的時候表現更好,在好的時候差。 交易員的時間跨度非常短,他們只是把BTC作為一個大本營,進行風險更大的遊戲。 在某種程度上,交易者是所有BTC買家中最理性、破壞性最小的。

  5. 第五,BTC的“真愛”購買BTC。 這些是鐵杆的比特幣愛好者,他們真正相信BTC是世界歷史上最可靠的錢。 他們不僅相信BTC具有一流的可靠性,而且還相信這種可靠性必然會轉化為優秀的長期投資以及迄今為止在風險調整基礎上的最佳加密貨幣投資。

事情是這樣的——在這五種BTC購買者中,只有真正的愛好者才會在BTC失去主導地位後還能堅持下去。 總體而言,比特幣購買者正在體驗現代金融中最大的反身性博弈。 在這些人中,只有reflexive wolves(第三種)才對這個遊戲的性質有一點概念。

當然了,對BTC購買者這樣做分類過於簡單了,但我認為是有用的。

讀到這裡,BTC死忠粉和the Flippening懷疑論者可能已經信心滿滿。

“太好笑了。水是濕的,太陽今早升起了,這個大腦平滑的ETH死多頭說我們都錯了,BTC作為一種投資工具註定要失敗。

那麼為什麼the Flippening還沒有發生? “

讓我解釋一下:數位就是原因。

歷史上,ETH礦工的收入比比特幣礦工高很多。 如果兩條鏈的成本結構互換,即如果BTC礦工的收入與ETH礦工的收入相同(反之亦然),或者如果合併在兩年前就已經準備好了,我認為the Flippening可能已經發生了。

讓我們探討一下這些數位……

站在巨人沉重的肩膀上

如果礦工拋售很重要——而且確實如此,上文已經說過——那麼在過去幾年裏,ETH礦工的收入比BTC礦工高2.5倍至4倍以上(按市值正常化後)也很重要。

去年,BTC礦工的收入是166億美元,而ETH礦工的收入是184億美元。

如果我們交換去年比特幣和乙太坊的成本結構,那麼ETH礦工將賺取並拋售約60億美元,而BTC礦工將賺取並拋售約500億美元。

這是一個關鍵點,所以讓我再強調一次:去年,乙太坊礦工賺取和拋售的ETH比比特幣礦工拋售的BTC多18億美元。 假設我們互換兩條鏈之間的成本結構,僅在2021年,BTC礦工賺取和拋售的BTC就會比乙太坊礦工拋售的ETH多出約440億美元(500億减去60億美元)。

為了證明這一點:在2021年,乙太坊與比特幣相比運行成本如此之高,以至於如果成本互換,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况下,比特幣將需要額外的約458億美元的淨法幣流入(即BTC的新買家),以使兩個鏈的市值保持與今天實際相同。

從比特幣的18億美元到乙太坊的440億美元,我們得到了458億美元。

這些非常龐大的數位——特別是相對於其市值而言,ETH面臨著來自礦工的更大拋售壓力——是導致the Flippening尚未發生的關鍵驅動因素。

不存在的皇帝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乙太坊已經消除了礦工拋售的風險,從合併開始轉向PoS。

我們現在正走在通往盈利的道路上,通過Layer2擴容,Web3也正在全球普及。

乙太坊已經成為一個正和的生產性經濟。

在未來的幾年裏,由於上述原因,我認為ETH超越BTC市值的可能是99%。 1%是未知的不確定因素——尾部風險:比如外星人出現並強迫我們使用BTC作為唯一的全球貨幣。

ETH的盈利能力,驗證的低成本,dapp的巨大增長,以及仁慈的可信的中立性帶來的良好氛圍,都將使我們的行業通過the Flippening,進入一個後BTC時代。

羅馬的陷落

The Flippening的那一天將是爆炸性和壯觀的。

當然,在短時間內the Flippening可能在發生後又被解除。 但從中期的時間範圍來看,這是BTC成為加密貨幣投資老古董的一個單向過渡。

不幸的是,許多用心良苦的加密貨幣和Web3投資者很可能會在BTC的緩慢下跌和暴力崩潰中損失慘重。

簡而言之,現時乙太坊處於PoS初期成本結構中,同時存在擴容挑戰(L2生態尚未開始全面開花),囙此比特幣能够維持在當前約40%的市值占比是取決於這些原因,是具有高度反身性的。

今天,Flippening比率略低於50%。

隨著ETH對BTC的市值慢慢上漲,我們會遇到一個突破點,預言將成為常識,然後,Flippening比率會在一天內從70%跳到100%,或80%跳到120%。 告別BTC的時代。

為什麼the Flippening對加密貨幣是好事:健康的新時代

我猜想,最終,多年以後,我們所有人,包括今天的大多數BTC持有者,在回顧過去的時候看到BTC能够保持第一的想法是多麼愚蠢。

簡而言之:

  • BTC天然是一種不可持續的投資,而且,由於沒有應用層和重要的收入前景,永遠都是這樣。

  • BTC挖礦永遠不會是環境友好的,即使很大一部分挖礦來自綠色能源。

  • BTC佔用了資本、注意力,特別是貨幣溢價,而這些資本、注意力和貨幣溢價可以轉而進入乙太坊和其他生態系統,從而更直接和主動地改善世界。

The Flippening是意料之中的,因為BTC不僅不能累積價值,而且還洩漏了價值。 而the Flippening對加密貨幣來說是好事,因為有一個不可投資的、價值稀釋的資產作為行業領導者是不穩定和不健康的,而我們需要Web3的投資環境是穩定和健康的。

我對the Flippening的看法兩年來都沒有改變。

1/ ETH/BTC flippening explained at a mechanical level.
Compared to ethereum'; s proof of stake,bitcoin'; s proof of work is too expensive. Here'; s why.
—ryanb. eth??? (@ryanberckmans)October 30,2020

BTC的命運是通過the Flippening,最後成為可敬可親的寵物石頭。

即最原始的數位收藏品。 也許那時我會買一些放在展示櫃裏。

在the Flippening之後,加密貨幣的真正健康時代將開始。

一個對環境友好的時代,精簡的成本結構,從有價值的應用中賺取利潤,Web3發展到全球普遍存在,乙太坊成為全球結算層——一個對全人類公平的競爭環境。

原文作者:Ryan Berckmans,文章來自 ; Bankless,由DeFi之道進行編譯整理

來源:DeFi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