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nance Labs更青睞哪些Web3項目?

在Binance Labs管理數十億美元投資組合的何一正在尋求投資Web3項目,從基礎設施、應用、數據到分析和安全。

原文標題:《Binance’s US$7.5 billion woman sees plenty of promise in bear markets》

受訪者:何一,Binance聯合創始人

撰文:TIMMY SHEN

編譯:深潮TechFlow

2017年與趙長鵬一起創立Binance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何一,現在負責管理該公司的風險投資部門,她認為不景氣的市場和艱難的經濟狀況恰恰是尋找潜力項目進行投資的時機。

在接受Forkast採訪時,上個月被任命為孵化器和投資部門Binance Labs負責人的何女士說,她對這項業務有積極的計畫,該部門位於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旗下,管理著75億美元,掌握著超過200個項目。

現年35歲的何女士說,她在尋找能給行業帶來長期利益的早期項目,她認為現時的熊市條件會造就千載難逢的機會,但她拒絕透露具體細節。 她補充說,必須過濾掉那些為了賺快錢而抓住流量趨勢的「山寨」項目。 她說,這種項目缺乏堅實的商業模式,不會持久。

Binance Labs上個月顯示,自2018年成立以來,它已經取得了2100%的回報率,其投資項目包括Axie Infinity、Polygon、The Sandbox和STEPN。

6月,Binance Labs宣佈完成一筆5億美元投資基金的募集,出資者包括互聯網投資公司DST Global Partners、Breyer Capital、私募股權基金、一些家族辦公室以及一些企業。

以下內容是採訪記錄,為了簡潔,我們進而進行了編輯。

Timmy Shen:你的投資策略是什麼? 它與風險投資(VC)在互聯網行業或Web 2.0領域的投資有什麼不同?

何一:我們都知道熊市是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因為很多只想賺點快錢的團隊會被迫退出這個行業。 現在是支持那些真正想持續經營並相信這個行業的人的好時機。

Web3.0和Web2.0在籌資方面的一個關鍵區別是:Web3項目不一定需要通過風險投資公司籌集資金,他們還不如直接發行代幣並出售給用戶。

在這種情況下,風險投資公司與其提供錢,不如提供指導意見,這更有作用與價值。 這些建議可以包括對科技、安全方面或代幣模式的指導。 這很重要,因為用戶和相應的社區是Web3項目的覈心。

Timmy Shen:你說現在是投資的好時機,我想知道熊市或牛市對你的風險投資有什麼影響?

何一:一般來說,不管是在牛市還是熊市,我們都要弄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在熊市,我認為我們應該更積極地進行投資,但不是為了投資而投資。

在投資行業內,跟風趨勢很明顯,許多基金擔心他們可能會錯過四年或五年的投資週期。 我們的一些LP也建議投資更多的項目,投資速度加快。 但我已經告訴他們別急。

Timmy Shen:哪些類型的項目,是你的投資偏好?

何一:我們看中的項目有三種類型:

第一類是那些建設基礎設施的項目。

這個行業仍然處於早期階段。 在未來,我設想人們應該能够在幾乎所有地方使用區塊鏈原生產品,就像我們已經習慣於使用辦公軟體和社交媒體一樣。 只是,現在仍然存在科技瓶頸。 所以,基礎設施是我們仍然會進行投資的領域,不管你是第一層還是跨鏈協定。

第二類項目是那些運行各種區塊鏈應用的項目。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項目出現,擁有龐大的用戶群,比如那些採用P2E或M2E模式的項目。 我們正在密切關注那些帶有創新用例的產品。

對於這些項目,我們會問一些類似於你會問Web2公司的問題:你的商業模式是什麼? 你們解决了什麼問題或難題? 有什麼創新之處? 這些都是我們會問的典型問題。

第三類是那些提供區塊鏈相關服務以支持行業更好發展的項目,如資料安全。

很少看到互聯網(Web2)公司被駭客攻擊,但這種情況在Web3行業一直在發生。

很長時間以來,Web3行業的人都在重複一句話:「程式碼就是法律」。 如果你的程式碼不够好,那麼出了問題就是你的責任。 我同意,但如果我們想要更廣泛的採用,那麼你就必須使你的產品易於使用,以便為更多人服務。

另外,我更喜歡有自己的創新方法的項目,而不是模仿者。

如果你告訴我你只是像某個大熱的項目,並擁有類似的用戶群,然後賺一些快速的錢,我對這種就不感冒。

Binance不會為了賺快錢而投資項目,我們重視「長期主義」。

現在仍有一些創始人和企業家認為在Web3中籌集資金很容易,並開始在這個領域躺平。

這些創業者沒有意識到,一旦你作為創始人向用戶做出承諾,那麼你就必須兌現。 你不能只是把用戶的錢放進你的口袋,覺得你現在財務自由了,所以你可以躺平了。

然而,這個行業的許多人仍在探索不同的成功管道,我們希望能找到那些重視長期方法而不是追求短期利益的人。

Timmy Shen:在你接管Binance Labs之前,它投資了X-to-earn項目,如Axie Infinity和STEPN。 你對X-to-earn模式有什麼看法?

何一:運行X-to-earn模式的項目需要認識到,「賺」不是關鍵,「X」才是。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P2E遊戲。 如果用戶加入只是因為他們想賺錢,那麼一旦拉升結束,遊戲也就基本結束了,用戶數量會縮減,代幣價格會下降。

這種模型的根本是:如果沒有收入,遊戲是否還有吸引力? 是否有足够的人願意付費?

Timmy Shen:Binance在2月份表示將向福布斯投資2億美元,但首席執行官趙長鵬在6月份說,在SPAC交易失敗後,這可能會改變。 你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最新情况以及你的媒體投資戰畧嗎?

何一:我們仍在關注著關於福布斯的投資,這是一項與通過借殼上市的首次公開募股相關的投資,但似乎有一些困難,所以他們正在進行調整。 也許他們的一些股東可能想稀釋持有的股份。

在媒體投資方面,當Elon Musk說他想收購Twitter時,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因為Twitter擁有龐大的用戶群,對Web3教育有好處。

現在,我們並沒有真正把媒體列為具體的投資目標,但如果我們確實遇到了好的投資,我們就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