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len Weyl |去中心化社會:尋找Web3的靈魂

9月20日,由萬向區塊鏈實驗室主辦的第八届區塊鏈全球峰會在上海舉行。 微軟CTO政治經濟學家及社會科技專家辦公室研究員RadicalxChange創始人—E. Glen Weyl在其演講中介紹了靈魂綁定代幣(SBT)。 他認為,靈魂綁定與標準的NFT截然不同,SBT並不是金融物品和金融資產,它們代表的是發行人和接受者之間的關係,而非接受者財產。 同時,E. Glen Wey也列舉了SBT能解决和使用的場景:1.解决DeFi無抵押的貸款; 2.解决NFT發行的稀缺性承諾; 3.DAO的治理代幣發行問題。

一些為E. Glen Weyl演講全文:

非常感謝主辦方的邀請,今天非常榮幸跟各位分享我們的願景。

我認為這樣的願景正在影響整個Web3的生態,能够影響我們到底如何解决當前DeFi基礎設施根本性的局限,DeFi真正意義上改變了世界的金融,改變了Web3,DeFi提供無與倫比的機會,允許我們進行金融創新、投機和交易,凡此種種。

但與此同時,DeFi卻沒有辦法執行傳統金融系統一些基本的功能,至少沒有辦法獨立執行。

一方面,DeFi實現了各類加密貨幣的衍生品和交易,但是另外一方面,DeFi卻不支持無抵押的貸款。比如信用卡或者商店賒帳系統幾百年以來一直沿襲的傳統。

之所以有這樣的衝突,是因為在Web3的生態中,一切都是可交易的,一切都是可轉讓的。 如果你想要借貸,一切可以作為抵押品的東西都是可以轉讓的資產,不是某人的名譽、背景或者他未來發展的潜力。

與之相似的是我們也看到了機會大量爆發式的出現,出現在NFT領域。 NFT市場的總體價值已經出現了爆發式的增長,現在已經和其他的藝術品市場總和並駕齊驅。

一方面,Web3平臺允許我們對NFT進行交易。 另一方面,卻沒辦法創造NFT的價值。

因為NFT的價值來自於其稀缺性,而NFT之所以有稀缺性,是因為創造出NFT的藝術家承諾不會再做出類似的複製品,這樣的承諾是錢包單純無法做到的,錢包不能做這樣的承諾和聲明,必須要藝術家在Web2的平臺上發新聞稿,而這樣的做法就影響了Web3的基礎架構。

DAO組織是Web3潜力的覈心,而DAO的治理到目前為止本應是DAO最具潜力的所在,但是DAO治理到目前為止主要是通過可以交易的同質化代幣來實現。也就是任何人有足够的實力購買50%以上的代幣,就可以攫取整個DAO生態的價值,這就影響了DAO發展的潜力。

我們和Vitalik、Puja Ohlhaver一起發佈了一篇論文。 這個論文裏提出了到底如何同步解决剛剛提到的種種問題,而這也成為Web3社區的現象級論文。 這篇論文發出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成為社交科學網絡領域下載量排名前50的論文。

Beeple這位知名的藝術家也專門為論文發行了紀念性NFT,這個論文的覈心是搭建一個去中心化的社會,而起點就是一種新的代幣,我們將其稱為靈魂綁定代幣,簡稱“SBT”。

這些靈魂綁定代幣,至少最初應該是公開的、不可轉讓的,它們代表的是錢包向另一個錢包所做的聲明。 發行人可以撤銷這些靈魂綁定代幣,但是接受者不能將其轉讓,至少不能單邊轉讓。

這些靈魂綁定代幣代表的是你在簡歷中放的經歷,或者你會向公開、公眾所做的聲明。 比如你所支持的某項事業或者參與的組織、所擁有的徽章、所擁有的資歷,之前已經發行的專著,並且為之感到驕傲的事物。

這些靈魂綁定與標準的NFT截然不同,它們並不是金融物品和金融資產,它們代表的是發行人和接受者之間的關係,而非接受者財產。

我知道各位對於靈魂綁定代幣的隱私問題存在各種各樣的疑問,因為通過將這些靈魂綁定代幣放到區塊鏈上就存在各種各樣的隱私問題,我認為這些問題非常重要,稍候我會和各位詳細探討。

但是在探討隱私之前,我想先從高屋建瓴的視角介紹一下這些靈魂綁定代幣實現的種種可能性,然後介紹圍繞著這些靈魂綁定代幣採取怎樣的保護性措施。

首先先探索一下當前DeFi生態中經典的問題,當你發行NFT,為了證明其稀缺性,必須發新聞稿。

因為你沒有辦法真正承諾這樣的聲明具有約束力,作為個人有錢包,但是我受到了約束,我不會將其進行轉讓。 相反,你可以通過發行代幣的管道,這個代幣代表過去的資歷、所參加過的會議以及所發表的專著,然後你將不可轉讓的代幣放到錢包裏作為你給他人可以轉讓的代幣簽名,任何人持有了這些SBT不可轉讓的代幣,可以檢查看一下你是否信守了承諾,你是否發行了額外的NFT藝術品破壞其稀缺性。 也就是通過這樣的管道來保證相關的NFT稀缺性。

就像區塊鏈解决了雙花問題一樣,藝術品的雙重發行問題,也可以利用不可轉讓的靈魂綁定代幣來解决。

另外一個很好的例子,當前Web3生態中存在著巨大的問題,你會很輕易地遺失私密金鑰或者被駭客攻擊,或者有人綁架你、強迫你交出私密金鑰。

有些人為了解决這些問題,將自己的金鑰託管給他人,但這實際上也破壞了去中心化生態的基礎價值。 為了解决這個問題,其他人最近也訴諸社交解決方案,也就是將金鑰切成碎片,放到不同的錢包裏,將這些碎片拼凑在一起,從而形成完整的金鑰或者封锁你進行大筆的交易。 但這樣的做法,問題在於你要將這些碎片交給不同的關聯方,並且保證他們始終持有最新的資訊,要做狀態更新的同步,但是可以通過靈魂綁定代幣來解决這個問題。

比如你可以用SBT指定一群人,這些人能够幫助你恢復金鑰,從而使得你以動態的管道解决金鑰遺失的問題。

DeFi生態也允許我們實現大量的增長和投機,所以包括一些很基礎的問題,到底如何將你的財產租賃出去。 比如如何將房子或者公寓出租給他人,傳統的做法在Web3的生態中是不可行的。

如果你在Web3的世界裏將財產出租給別人,由於它是可轉讓的,所以租戶可以將你的財產再次轉售給他人,會形成無限轉售和轉租問題,這和傳統的租賃協定不一樣。但是通過發行SBT靈魂綁定代幣之後,可以將你的資產租賃給他人,並且指定一個租賃期,在這個租賃期只有指定的租戶能够獲得該資產的訪問權。這就是生態中所需要解决的問題,可以通過靈魂綁定代幣解决。

除此之外,這些SBT還可以幫助我們實現更多的可能性。

比如當前對於新的項目、新的協定、新的代幣,空投是非常重要的管道,幫助他們實現快速地起步和發展。

但是空投存在問題,有時空投只會投給錢包,很容易被駭客攻擊,或者空投投給一些已經有代幣的人,從而造成富者更富,但是你希望將空投投給那些為社區做貢獻,以及在社區活躍,並且為協議做貢獻的人。

你就可以用SBT,並且通過計算的管道算出到底應該空投給誰,一旦將空投發行之後,你不希望接受空投人立刻將其銷售,否則的話空投的意義所在,你希望這些人將他空投的代幣持有一段時間。 所以你可以通過SBT指定一個鎖倉和解鎖期,從而實現這一目的。

第二點,這樣的生態允許我們實現更為豐富的、水准的、基於社交的借貸。

比如在孟加拉看到的格萊瑉小額借貸銀行的做法,他們使用人的社交關係來判斷誰具有償貸的能力和意願,通過這樣的管道,當你把錢借給別人,你將借貸資訊發佈在這個人的個人資訊頁上,並且讓他的朋友聯合擔保,將相關的資訊發在朋友的個人資訊頁上。

也就是說,他們會賭上自己的名譽,一旦他們的還款,資訊就會被删除。 但是只要有這樣的資訊出現在個人的資訊頁上,其他的貸款人在發放貸款的時候就會再次思考,通過這樣的管道來解决不可持續的借貸問題,從而可以實現無需抵押的借貸。

最後我想跟各位分享的是你可以將其用作簽名,為NFT創造價值,這些簽名不僅僅可以幫助我們創造金錢價值,同時也可以幫助我們創造真相價值。

在DeFi科技大行其道的時代,很有可能你很容易造假,所以社會簽名會證明起源為真是至關重要的,而來自具有名譽的帳戶簽名可以幫助我們驗證和證明,所以我認為SBT會成為我們對於誠信以及社會關係思考的另外一個重要維度。

除此之外,它允許我們完全重新思考社會機构,並且去實現人們一直以來希望通過Web3科技,用Web3的工具實現的願景。

我們現在已經看到一些現象出現端倪,比如Optimistic,Optimistic DAO的治理管道就是結合SBT靈魂綁定代幣和更加傳統的可以轉讓的代幣,最終他們想要實現的目標是可以將其不僅僅是不可轉讓的治理代幣,相反可以利用人的種種社交關係,其中包括他們去過怎樣的會議、有過怎樣的關係。 有些人屬於社區的成員,他們會合作,但是我們也希望實現跨社區的共識,而不僅僅只是社區內部的共識。

我們希望能夠擴大參與某項事業的人的多元化背景,而SBT也允許我們實現這一點。 除此之外,他也允許我們打造最强大的預測範式,一方面有人工智慧的願景,人工智慧在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利用人的數據做預測模型; 另外一方面,有極度金融化的“賭池”,而這樣的“賭池”是預測市場所生成的。

但是,靈魂綁定代幣允許我們在中間地帶尋求平衡。 也就是說,利用靈魂綁定代幣將其進行結合,將模型與數據關聯,從而使得我們能够給那些提供高品質數據的人獎勵。也就是說,通過大量的數據與人工智慧模型進行結合,從而形成更加强大的預測工具。

當前,NFT的生態系統允許我們對於財產擁有私有權,也就是可以將使用權、銷售權、銷毀權、財務受益權相結合,但是想像一下,在公司或者社會的其他方面,經常只能使用或者訪問某一資產,但是卻沒有權對資產進行處置或銷售。

比如我是微軟的員工,可以使用微軟的設施設備,至少是其中一部分,但是我卻不能將這些資產銷售。 也許我可以在微軟的股票上購買並且獲得一些財務的收入,但是我不能處置他人的股票,而SBT允許我們將這些權利相結合,允許他人以某種價格從我們手上購買某類資產,然後將所有權和財務獲益權進行分離。

通過這樣的管道,我們可以複製當前世界上最豐富最為多樣化的資產網絡,並且通過這樣的可能性來打造全新的網絡。 通過這樣的管道,能够真正實現社會願景。 這樣的社會將會更加貼近互聯網創始人想要實現的願景。

當前,我們既有自上而下的人工智慧觀點、中心化的控制和監控,已經完全基於金融化的機构,一切都是可以交易的。 但是,在互聯網上之所以要搭建網絡,是因為像約翰·迪伊這樣的社會思想家提出了:社會並不是單個的個體在市場上,也不是自上而下的機构,代表了人聚集在一起合作、互動,並且形成網絡。 囙此,通過這樣的管道來替換中心化系統或市場。

可以有一個基於系統的網絡中的網絡來取代上述種種,這也是我們希望實現的願景。

而在過程中,隱私是需要保護的,不僅僅是單純的像在鏈上一樣一切都是公開的,對於隱私需要保護,但並非公開和私有的視角。 相反應該是存取控制的視角,哪個社區能够獲得哪些數據? 哪個社區能够分享哪些數據? 從而保證了數據的完整性,從而又允許數據的使用。

我相信,通過去中心化的社會和靈魂訪問代幣,可以實現這些願景。

日益清晰地看到加密世界的下一個上行週期就是基於這些願景,以及相關的願景。 比如說可以驗證的證書,比如說像Twitter創始人的Jack Dorsey一直推崇的一樣。 比如說在社區最盛大的開發者大會乙太坊紐約大會當中,所有獲勝的項目都是靈魂綁定代幣相關的。

所以,我認為,這是未來的覈心,我也相信Web3生態系統的各位領軍者也會加入這一事業。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