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中上大学 还存在哪些挑战?

为了最大限度利用元宇宙给教学带来的优势,学校和学生将需要应对隐私、培训成本以及国家对宽带网络的投资水平等带来的挑战。

原文标题:《在元宇宙中上大学或将面临的 5 个挑战》

撰文:Nir Kshetri

越来越多的大学正在发展成立「元宇宙大学」,将实体校园带入一个虚拟的在线世界——也就是当下非常火热的元宇宙中。

其中一项关于成立元宇宙大学的举措是让 10 所美国大学或学院与 Meta 和 VR 公司 VictoryXR 合作,创建校园的 3D 在线复制品(数字孪生),这些复制品会随着人和物品在现实世界空间中的移动而实时更新。

目前已有一些课程在元宇宙中开启。VictoryXR 的负责人表示,截止到 2023 年,其计划建立和运营 100 个数字孪生校园,这些校园将允许学生与教师进行实时课堂互动并进行小组研究等。

而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一个元宇宙大学建设者表示,元宇宙大学有望从 2027 年开始提供学位,让学生可以在 VR 中学习所有课程。

在元宇宙中完成大学课程有很多好处,例如学生可以不受地理位置限制地体验 3D 视觉学习和更加逼真的交互性,但同时这也存在一些潜在的问题。

根据一些针对元宇宙伦理、社会和实践方面以及诸如隐私侵犯和安全漏洞等风险的调查研究,以下是在元宇宙中上大学或将面临的 5 个挑战:

巨大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元宇宙在某种意义上提供了一种低成本的学习替代方案。例如,建造一个实验室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并且需要大量的空间和人工维护,但虚拟实验室则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然而,VR 内容的许可、数字孪生校园的建设、VR 头显和其他投资费用却又增加了学校的成本。

一个元宇宙课程许可证可能要花费至少 20,000 美元,数字孪生校园的费用可能高达 100,000 美元。VR 公司还将针对每位学生收取每年 200 美元的订阅费以访问其元宇宙。

除此之外,VR 头显也会产生额外费用。

虽然 Meta 为自己与 VictoryXR 合作推出的元宇宙大学免费提供一定数量的 VR 头显 Meta Quest 2 ,但这只能满足小部分需求。

Meta Quest 2 128GB 的低配版售价 399.99 美元,管理和维护大量设备则需要额外的运营成本和时间。学校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来为教员提供培训,以最终提供元宇宙课程。

也就是说,元宇宙课程需要更多的时间,并且其中许多课程需要全新的数字教学材料。

大多数教育工作者没有能力创建自己的元宇宙教学材料,这可能涉及将视频、静止图像和音频与文本和交互元素合并成一种身临其境的在线体验。

数据隐私安全和人身安全问题

开发元宇宙技术的公司商业模式依赖于收集用户的详细个人数据。例如,想要使用 Meta 的 Oculus Quest 2 的人必须拥有 Facebook 账户。

VR 头显可以收集高度个人化和敏感的数据,例如学生所处的位置、学生的身体特征和动作以及录音。但 Meta 并未承诺将这些数据保密或限制广告商可能对其进行的访问。

此外,Meta 还在开发一款名为 Project Cambria 的高端 VR 头显,这款头显具有更高级的功能。

设备中的传感器将允许虚拟化身保持目光接触,并做出反映用户眼球运动和面部表情的面部表情。这些数据信息可以帮助广告商衡量用户的注意力,并针对他们的行为推送个性化广告。

如果教授和学生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说话甚至面部表情都被学校和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监视,他们可能无法自由地参与课堂讨论。

虚拟环境及其设备还可以收集广泛的用户数据,例如身体运动机能、心率、瞳孔大小、眨眼频率甚至情绪信号。

元宇宙中的网络攻击可能会对使用者造成实质的伤害。

元宇宙界面直接向用户的感官提供输入,因此它们有效地欺骗用户的大脑,使其相信自己处于不同的环境中。

攻击 VR 系统的人可以影响沉浸式用户的活动,甚至诱使他们移动到危险的位置,例如楼梯顶部等。

元宇宙还有可能让学生接触到不合适的内容。例如,Roblox 推出了 Roblox Education,将 3D、交互式、虚拟环境带入实体和在线教室。

Roblox 表示,它有强大的保护措施来确保每个人的安全,但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是完美的,而且它的元宇宙涉及用户生成的内容和聊天功能,可能会被黑客或发布色情及其他非法材料的人渗透利用。

缺乏先进的基础设施

大多数元宇宙应用程序,例如 3D 视频等,都是带宽密集型的。它们需要高速数据网络来处理跨虚拟和物理空间的传感器和用户之间流动的所有信息。

许多用户,尤其是农村地区的用户,缺乏支持高质量元宇宙内容流式传输的基础设施。

例如,居住在美国城市地区的人口中有 97% 可以使用高速连接,而农村地区和部落地区的这一比例分别为 65% 和 60%。

适应新环境的挑战

建立和启动元宇宙大学意味着需要对学校的教学方法进行重大改变。例如,元宇宙学生不仅是内容的接受者,而且是 VR 游戏和其他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沉浸式游戏学习和 VR 等先进技术与人工智能相结合,可以创造个性化的学习体验,这些体验不是实时的,但仍然可以通过元宇宙进行体验。

根据学生的能力和兴趣定制学习内容和速度的自动系统可以使元宇宙中的学习结构更简单、规则更少。

这些差异需要对评估和监控过程进行重大修改,并进行一系列的测试。多项选择题等传统测量方法不适用于评估元宇宙提供的个性化和非结构化学习体验。

 放大偏见

不能否认,性别、种族和意识形态偏见在历史、科学和其他学科的教科书中很常见,这会影响学生对某些事件和主题的理解。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偏见阻碍了正义和其他目标的实现,例如性别平等。

偏见的影响在富媒体环境中可能更加强大。电影比教科书更能塑造学生的观点。元宇宙内容有可能更具影响力。

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元宇宙给教学和学习带来的优势,学校和学生将需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应对用户隐私、培训成本以及国家对宽带网络的投资水平等带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