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前传(三):90 年代的加密战争

比特币前传(一):70 年代公钥传奇

比特币前传(二):去中心化的起源

撰文:Peter‘pet3rpan’

编译:aididiaojp.eth,Foresight News

这是加密朋克运动形成的年代,一群密码学家在反抗政府侵犯公民隐私的斗争中取得胜利。

在第二部分中,我们探讨了 Chaum 在公钥密码学领域的持续工作以及他对匿名通信、支付和去中心化服务的研究。他的研究内容为密码朋克的到来奠定基础,并在之后孕育了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概念。

第三部分我们将探讨以应对政府侵犯个人隐私自由的行为,密码朋克运动的形成。在这场运动中,TOR、Bit Torrent、维基解密和比特币逐渐出现。密码朋克运动,将揭示比特币及背后技术的意义所在。

从 80 年代说起

在 80 年代,技术、软件和硬件方面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 1982 年,Adobe、Autodesk 和 Sun Microsystems 成立。

  • 1983 年,Intuit 成立,Microsoft Word 发布。

  • 1984 年,思科成立,戴尔成立,微软 Word 发布,惠普发布了他们的第一台喷墨打印机。

  • 1985 年,美国在线成立。

  • 1987 年,McAfee Anti Virus 成立。

  • 1989 年,Adobe Photoshop 1.0 发布,苹果公司闯入美国公司收入排名前 100。

虽然科技世界迅速发展,但生活、法律和社会的其他领域却未能跟上脚步。互联网逐渐被黑客统治,犯罪分子变得越来越老练,而美国政府仍然自大狂妄,不以为然。

比尔克林顿及团队试图了解互联网趋势

联邦调查局特工 Agent Baxter 和星球大战发行商 Autodesk

摇滚乐队作词人 John Perry Barlow 是互联网的早期用户,并且是许多在线社区的成员。1990 年 4 月,Barlow 接到联邦调查局的电话,要求对他进行审查,虽然 Barlow 不知道联邦调查局为什么这样做,但他知道如果拒绝他们的请求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几天后联邦调查局特工 Agent Baxter 来到了他家门口,指控 Barlow 是名为 NuPrometheus 黑客组织的一员,与 Macintosh ROM 源代码被盗一案有关。尽管 Agent Baxter 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他的指控,但 Barlow 很快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定罪。

由于这是设计软件和技术方面的犯罪,你可能认为会派出对其有一定了解的特工来调查 Barlow,但是显然没有。根据 Barlow 回忆,Agent Baxter 对计算机技术完全不了解,审讯接近三个小时。

就像一个父亲最初可能会嘲笑他笨拙的儿子一样,当 Barlow 坐在审讯室时,他开始担心美国的未来,他意识到特工 Agent Baxter 和政府其他人对计算机技术的陌生并滥用用户信息的事件可能会威胁每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在经过三个小时的审讯无果之后,Agent Baxter 让他离开了。之后 Barlow 将他的经历发布在世界上第一个在线社会论坛 WELL 上。WELL 创建于 1985 年,是当时潮人经常会浏览的地方。

不久之后,另一外有类似经历的人联系了 Barlow,他就是 80 年代软件大佬 Mitch Kapor,笔记软件制作公司 Lotus 的创始人。Lortus 曾发行了第一个电子表格软件,后来在 1990 年被 IBM 以 3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80 年代:左边是比尔盖茨,右边是 Kapor

Kapor 同样被指控为黑客组织 NuPrometheus 的组织成员,他也为 FBI 对软件和技术的无知而感到震惊。如果当局都不了解这些,他们又怎么能够保护人们的隐私安全。

一周之后 Kapor 与 Barlow 会面。当暴风雪还在 Barlow 的办公室外肆虐时,他们谈论了被指控的经历以及最近 FBI 的 Operation Sun Devil 行动。

我们的经验表明,许多电脑黑客嫌疑人不再是只知道玩游戏而被误导的青少年,而是一些高科技计算机操作员,他们利用计算机从事非法行为。

除非有合理的理由,人们的人身安全、房屋、文件和财物不得受到无理搜查和扣押,同时不得在没有确认证据的情况下签发逮捕令。

这大概意思就是说为了打击犯罪,我们现在可以为所欲为。但是我们尽量不侵犯和虐待任何人。

Operation Sun Devil 行动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被称为「末日军团」(the Legion of Doom)的黑客组织。不久后名为 Acid Phreak、Phiber Optik 和 Scorpion 的成员遭到突袭,他们被指控入侵电话系统。FBI 踢开了他们的门,搜查了他们的住所,将他们的房子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的电脑连同书籍、笔记电话、录音和其他可疑电子设备被没收。他们的家人也未能幸免。

在 Kapor 和 Barlow 结束讨论之后,他们都意识到 FBI 的行为违背了公民的权利,并准备采取一些措施捍卫他们的权利。

黑客帝国从三名青少年身上汲取灵感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的成立

一周之内,Kapor 和 Barlow 就在纽约为这三名青少年成立了法律团队为其辩护,并承担所有法律费用。他们与以捍卫公民自由权力而闻名的律师事务所 RBSKL 合作。这场辩护也成为 90 年代的第一次政府和个人因为计算机网络导致的冲突。

一名记者在跟进 Barlow 在联邦调查局的经历时,Barlow 谈论到了他与 Kapor 一起为黑客辩论的事情。没想到几天之后报纸上的标题是《LOTUS 创始人为黑客辩护》。

新闻头条在公众之间席卷开来,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 Steve Wozniak 作为顾问加入,并为这场辩护提供资金,科技企业家 John Gimore 也同样加入了顾问团队。

Gimore 是一名自学成才的程序员,同时是 Sun Microsystem 的第五位员工,持有 Sun Microsystem 大量的股票期权。在他看来,除非这是确信正确的工作,否则永远都不会接受它。他被称为麻烦制造者,经常惹恼美国国家安全局。就在 1989 年,他泄露了一份 NSA 禁止的密码学论文。在 80 年代后期,他主持了以无政府主义者、疯子和恐怖分子聚集地而闻名的 ALT 论坛。在 1989 年他为了追寻他所坚持的言论自由、软件自由和加密自由,创办了名为 Cygnus Support 的公司。

在这不久,美国特勤局再一次查封了一家名为 Steve Jackson Games 的游戏公司。这家游戏公司正在制作一款名为 Cyberpunk 的电子游戏,而特勤局认为这是一个计算机犯罪说明手册,因此查封了他们的办公室,甚至删除了许多内部的电子邮件。这件事更加说明了特勤局的鲁莽失控,完全没有数字权利的概念。

1990 年 6 月 8 号,Barlow 发表了他著名的论文《Crime & Puzzlement》,在这片论文中他写到 Kapor、Wozniak 和 Gilmore 参与的所有事情并为他们的辩护。他认为美国正在进入信息时代,但却既没有法律也没有意识来适当保护和传递信息本身。他在文章的结尾处透漏了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的成立,该组织将为数字信息保护的法律拓展网络空间做出努力,同时为个人隐私被侵犯的法律辩护,并提供资金支持。

有关个人数据隐私权法律条文的提出

1991 年年初,参议员 Biden 在第 266 号法案中增加了一项内容,即允许政府在法律适当授权的情况下访问个人语音、数据和其他通讯的纯文本内容。换句话说政府基本上能够随意监视所有的可用通讯。

当时一位名为 Phil Zimmerman 软件工程师正在构建加密程序,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一直作为核心人物参与大量有关于自由政治的活动。最近他正在构建一个工具,可以让任何拥有计算机的人使用 RSA 加密算法来加密消息和文件。RSA 在当时是军用级的,仅用于商业范畴,但 Phil Zimmerman 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能够使用强大的密码学和匿名通讯,他构建的程序被称为 PGP(Pretty Good Privacy),灵感来源于一个名叫 Ralph's Pretty Good Grocery 的杂货铺。

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将 PGP 推广出去,当他得知第 266 号法案时,他认为这是最好的时机。政府即将使得间谍活动合法化,而这正是他希望用 PGP 防止的事情。他将法案确定视为最终期间,将 PGP 尽可能地交给更多的人手中。Phil Zimmerman 拒绝了五次收购,他说这不是一个商业产品,而是一个人权产品。

他在 1991 年 5 月份发布了 PGP,并写了一篇关于《我为什么编写 PGP》主题的文章。由于缺乏资金,时间紧迫等原因,PGP1.0 版本用户体验并不是很好。在这篇文章里,他提出:

如果隐私被取缔,那么只有不法分子才会有隐私。情报机构、大型武器、毒贩、国防承包商、石油公司和其他企业巨头可以使用良好的密码技术,但普通民众和基层政治组织大多无法获得且负担得起的军用级公钥密码技术。而现在,PGP 使人们能够将隐私掌握在自己手中。社会将对它的需求越来越大。这就是我创造它的原因。

他将 PGP 上传到不同的论坛和网站上,并且开源、免费,无需任何商业使用许可证。他想把军用级加密技术交到每一个人的手中,在他朋友们的帮助下,PGP 开始传播。一周之内,人们在世界各地开始使用 PGP,一个月内,已有数千人下载。

与此同时,由于包括 EFF 在内的公民自由团体对第 266 号法案的反对,Biden 最终删除了这一项内容,这一举动变相地推动了 PGP 在公众之间的流行。

May 和 Hughes,两个疯狂的人

在接下来一年,Gilmore 在旧金山举办了一场派对,并邀请众多加密学家参加。在这场派对上,Eric Hughes 与 Timothy C. May 相遇了。

Hughes 是一位年轻的数学家,在来到阿姆斯特丹之后,一直在 David Chaum 的 Digicash 工作。May 最初是英特尔的一名硬件工程师,在过去三年他一直尝试写一部关于 David Chaum 所描绘的未来世界的非传统小说。

虽然 Eric20 多岁,May30 多岁,但他们立即因为同样疯狂的自由观点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而且他们也同样痴迷于 David Chaum 的作品。

Timothy C. May 从小由一名海军军官抚养长大,性格外向粗犷。他从 12 岁开始就是一个向往自由的自由主义者。当 Chaum 从小喜欢玩密码锁和保险箱时,May 最喜欢的是 AR-15 突击步枪和喝酒,他喜欢拿着一直沉重、冰冷的金属枪支,享受着自由解放的感觉。后来他成为了硬件工程师。

在 80 年代,May 被网络世界的西部狂野所吸引,幻想着加密技术可以让很多网络活动变得更加容易且安全。1986 年他读过 David Chaum 的论文后选择了辞职,他想要写一部关于 David Chaum 所描绘世界的小说。离开英特尔之后,May 拥有大量的股票期权,所以他不用为没有收入所担忧,从而专注于《Degrees of freedom》小说创作。

May 试图构建一个由数字货币、数据「避风港」(我们现在可以理解成区块链)、时间戳和 NSA 监视统治的世界。然而和大多数想要写间谍小说的青少年一样,他也从未完成他的小说。他不满足于在小说里构想虚幻的世界,并开始真正的创建一个真实的世界。

Eric Hughes 本科时曾在伯克利大学学习数学。他在一次密码学会议上接触到了 David Chaum。

Chaum 一直在谈论数字货币系统,他强调匿名支付在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中的重要性。与其他人不同,Hughes 被密码学技术和其政治影响所吸引。在短暂的咨询之后,他前往阿姆斯特丹开始在 David Chaum 旗下的 Digicash 工作。尽管他着迷于他的研究,但 Hughes 表示他不太喜欢 Chaum 的性格,在 Digicash 短暂工作后,他回到了家。

 1991 年 5 月早些时候,Hughes 申请伯克利研究生。在他寻找住所时,May 主动提供帮助,并且他们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

Hughes 和 May 连续多日都在讨论加密货币。一个富有且失败的作家,和一个 20 多岁的年轻人整天讨论数学、协议、编程语言和安全匿名系统。

第一次加密自由主义者聚会

1991 年 9 月晚些时候,May、Hughes 和 Gilmore 想要定期召开技术自由主义者聚会,地点选择在了 Hughes 新租的房子。因此在 9 月的一星期六早上,大约 30 多名学者、工程师和加密货币倡导者在空荡荡的地板上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May 准备了 57 页讲义,详细介绍了密码学的概念以及未来的设想,同时分发了前一周发布的 PGP2.0 的软件副本。

在隆重地分发完数据包之后,他开始大声地朗读被他成为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的创作文章。

这篇文章是 1988 年 May 短暂的作家生涯中写下的政治宣言,它描绘了一个未来的愿景,由密码学和数学法则统治的自由世界。他最初是为密码学会议 CRYPTO88 编写的,分发了数百份给参与人,但没有人太关心密码学的政治影响。

但是与出席 CRYPTO88 的人不同,当 May 宣读宣言时,席地而坐的加密狂者者们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May 并不相信公司会保护隐私和自由,相反他相信数学可以。

May 在 2017 年的一次视频会议中评论到,至少有一两个在场的人很可能创造了比特币。

到现在你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些人是多么庞大的极客先驱。

在剩下的时间里,他们用纸和信封来玩一个设有数字货币、信息市场、匿名机制、交易系统的游戏。在游戏的过程中,他们自然遇到了 Chaum 最初遇到元数据的可利用性问题,对自 80 年代以来密码学的进展甚微感到沮丧。他们整晚都在讨论密码学,例如如何实施 Chaum 的混合网络解决方案,许多人最后就在光秃秃的地板上睡着了。

第二天在 May 和 Hughes 在买早餐的时候,他们突然想到既然大量潜在的密码学狂热分子活动在网络空间,为什么要把俱乐部限制在物理世界呢?他们意识到可以在互联网上建立聊天室。

仅仅在一周之内,Hughes 开发了 mailing list 1.0,使用它可以向不同用户发送邮件,并将原始发件人信息隐藏。mailing list 同时还在被不断完善,Hal Finney 利用 PGP2.0 将邮件进行加密,还有 Cottrell 通过消息批处理隐藏发送邮件的时间。

科技杂志主编 Jude Milhon,也是当时 Hughes 的女友,评论道:「你们只是一群密码朋克」。

渐渐密码朋克和密码学变成政治蔑视的象征,同时也是追求自由极客们的另外一种骄傲。在第一次会议结束一个月之后,mailing list 开始投入使用,成员之间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订阅 cypherpunks-request@toad.com,相互通讯交流。

13 年后,David Chaum 的混合网络概念终于实现了。

密码朋克的诞生

Mailing list 在不久之后成为美国国内围绕密码学、毒品交易和暗杀等违法行为最隐蔽的聚集地。Julian Assange 与 TOR、Bit Torrent 的创建者可能就在其中,比特币有可能早就在 Mailing list 中出现或讨论过。

一周之内,它就有了 100 个订阅者。到了年底,全球出现 2000 多个类似的 mailing list 地址。

1992 年 10 月 10 号,他们发布了第一次社区公告,宣布了第二次密码朋克线下会议的具体细节,具体位置就是谷歌目前所在的地方。

 第二次会议公告部分内容

用简单几个特性来概括密码朋克:

  1. 密码朋克认为隐私是一件好事,并希望有更多的隐私。 

  2. 密码朋克因此致力于密码学。 

  3. 密码朋克喜欢练习。

  4. 密码朋克编写代码。

与历史上的其他政治运动不同,密码朋克能够以平等的条件,通过直接行动击败政府。

Eric Hughes、Timothy C. May 和 John Gilmore 头版连线杂志

Gilmore 的恶作剧

在 Gilmore 经营他的公司,组织加密反叛者聚会时,他还一直与国家安全局打官司,并为加密朋克赢得了另一场胜利。

1991 年 6 月,Gilmore 得知一些由密码学家 William Friedman 出版的书籍,在他拜读了两卷著作之后,发现其他四卷是属于机密资料,无法获得。William Friedman 是美国信号情报局,即美国国家安全局前身的创始人。Gilmore 想要知道被列为机密文件的剩下四卷内容。

最终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来到了佛吉尼亚,在美国国家安全局找到了确切书籍,并邮寄给自己。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当国家安全局得知此事之后,要求 Gilmore 交出拿走的书籍,但他拒绝了这一请求:「这些只是关于相对简单的密码技术的教科书,并且是通过合法渠道获得的。」为了避免国家安全局的进一步打扰,Gilmore 把这件事告诉了媒体,国家安全局为避免影响变大,被迫放弃了对 Gilmore 和书籍的追查,不久之后该书籍被彻底公开。

事实上,这些书对 Gilmore 和加密朋克有什么具体价值呢?

显然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Gilmore 只是想站起来反抗国家安全局,证明政府是可以被打败的,这一次他成功了。

PGP2.0 陷入困境

1993 年初,PGP 开始进入美国政府的视线。由于 RSA 知识产权纠纷案件,监管机构开始关注到 Zimmerman,同时对违反《武器出口管制法》的行为发起了刑事调查。自二战以来,密码学一直被视为军用产品,属于军需品级别。90 年代的世界是一个数字世界,软件和计算机领域贡献了美国的主要 GDP。

随着 Zimmerman 诉讼开庭日期的到来,EFF(电子基金会)和公众聚集在他身后,支持 Zimmerman。作为对政府的回应,他将 PGP 源代码的副本打印在了书籍封面上。根据言论自由,书籍受到第一修正法的保护,但密码学不被允许。那么一本含有密码学源代码的书会怎么样呢?

尽管公众对政府充满了嘲笑,但 Zimmerman 无法否认他违反了《弹药法》,他的明星法律团队一致认为胜诉是毫无希望的。

直到一位名叫 Phil Dubois 的律师有了一个想法。Phil Dubois 以保护罪犯、名人和行事疯狂的人而著名,他的想法不是否认和恳求,而是继续进攻,并将政府描绘成对自由的威胁,这将是 Zimmerman 胜诉的关键。幸运的是,政府很快就陷入到了舆论漩涡。

在 Zimmerman 案件不久之后,即 1993 年 4 月,第 266 号法案又以另一种形式出现:《The Clipper Chip》。

打败 The Clipper Chip 法案

The Clipper Chip 法案的通过,意味着允许联邦、州和地方执法官员能够解码截获的语音和传输的数据。该法案进一步激化了公众舆论发酵。

Clipper Chip 是一种加密数据的制造标准,与 70 年代的 DES 类似,它是克林顿政府管理国家安全的新尝试,换句话说,政府只是想保护每一个人,并随时随地访问他们想要的一切。虽然 70 年代 DES 被怀疑存在后门,但 Clipper Chip 更加直接地展示政府的无理要求。

与 DES 的 56 位密钥不同,Clipper Chip 使用 80 位密钥。和今天大多数政府项目一样,它的工作质量不值得相信。

由于长期对政府的不信任以及过去三年政府对公共隐私的所作所为,Clipper Chip 的宣布引起了公众强烈的反对。

RSA 祝 Clipper 法案好运

一群非常兴奋的密码朋克

官方民权组织 EFF 对这项提议做出了回应,对它如何危及自由进行了较为温和的批评。但却引发了普通公众对法案的狂热反对和偏执,甚至觉得反乌托邦世界 1984 即将成真。

与政府与公众的紧张不同,加密朋克们此时相当兴奋。

想象一下你预测了世界末日并开始为它做准备。十年后它发生了,虽然世界将要迎来末日,但看着自己曾经的结论正在逐步变成现实,你很难不兴奋。加密朋克预测并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战争将在我们身上发生,Timothy C May 说道,克林顿和戈尔领导的政府仍然没有做出改变。

Timothy C. May、Eric Hughes、John Gilmore 和其他密码朋克以一致的热情团结起来反对该提案。尽管加密朋克公开反对该方案,并做了激烈的辩论,但包括 May 在内的许多人实际上并没有认真对待它。

因为他们知道 Clipper Chip 设计的漏洞,以及公钥密码学的缺陷。Clipper Chip 的设计对于他们来说就会是一个恶心的笑话。

在它发布的那天,May 写道:

首先,坏消息是政府想要控制密码学。尽管他们对此含糊其辞,但很明显他们最终会尝试禁止公共密码学的发展,Zimmerman 和其他人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现在好消息是游戏结束了,我们赢了。政府可能会采取行动,但这仍然无关紧要。我们所拥护的国家在面对糟糕的情况时做出了一次无效尝试。这一惊人的政策宣布,实则是对失败的默许。
所有人都可以轻松获得免费军用规格数据加密。一年之内,等效的语音加密免费软件将会出现,政府已经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他们在 Cygnus Support 的办公室召开了紧急会议,房间里挤满了 50 多名密码朋克,他们集思广益,以反抗政府提出的 Clipper Chip 法案。

经过 Tyler Durden 的工作分配,密码朋克们将反对宣言贴纸打印出来,在上面写上 Intel INside 的字样,然后把它贴到电脑商店里。其他人则设计了与 Clipper Chip 战斗的 T 恤,并印上加密无政府主义宣言中的台词。

 针对美国当局的煽动性语言

Whitefield Diffe 是 Clipper Chip 法案事件中的主要影响者,后来他给克林顿政府写了一封著名的公开信:

宪法中没有列举私人谈话的权利,我想当时没有人想到它可以被阻止。随着电子通讯蓬勃发展的时刻,个人之间紧密的商业合作也将迅速发展。如果我们不接受这些人保护其通信隐私的权利,不久之后隐私将只属于富人。我们今天所做的关于通信安全的决定将决定我们明天的社会活动类型。

1994 年,一个由 40 名专家、行业领袖和学者组成的全国委员会向克林顿政府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撤回 Clipper Chip 的提议。这 40 人包括:

  • 公钥密码学的三位原创者:Martin Hellman、Whitfield Diffie 和 Ralph Merkle

  • Ronald Rivest,RSA 加密的三位创造者之一

  • David Chaum,Digicash 创始人

  • Zimmerman,PGP 的创造者

我们相信如果该提案和相关标准继续推进,即使在自愿的基础上,隐私保护将会减少,创新将会放缓,政府问责制也将减少,以及确保国家通信基础设施成功发展所必须的开放性会受到威胁。

政府试图解释 Clipper Chip 的安全性

在 1995 年 5 月,美国国家安全局终于做出了正面回应。他们并没有给出清晰的理由来确保其安全性,而是通过一个毫无意义的新闻通稿做出回应,试图向公众保证 Clipper 的安全性。

1994 年看起来敏锐的比尔克林顿

Clipper 加密算法的安全性非常高,对于 AT&T TSD 3600 和其他类似设备而言,这些供应商几乎完全采用 DES 加密。DES 加密基于 56 位密钥信息,Clipper 采用的是基于 80 位密钥的算法。虽然只有 23 位,但提供了 1600 万倍的排列,这使得解密在理论上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 Clipper 加密具有吸引力。

到 1994 年,通信制造商 AT&T 开始使用该芯片制造硬件,但密码朋克的意识形态已经广泛传播。随着芯片向商业生产商发布,密码朋克很快注意到了芯片设计缺陷的实际影响。

一位名叫 Matt Blaze 的 AT&T 嵌入式系统工程师负责测试用于生产的芯片。通过仔细检查, 他发现虽然密码本身相对安全,但 NSA 访问加密后门的密钥只要 16 位散列,并且很容易被暴力破解。

Blaze 也是一个密码朋克,曾参与邮件列表的设计。在整理之后,他在 1994 年 8 月发表了他的成果,成功揭露了 Clipper 设计的缺陷。之后不久,Clipper Chip 就被政府和商业生产商丢弃。

第二年,密码朋克的努力将继续,并转变成一系列法律斗争。

挑战美国军需法

Karn

Clipper 的漏洞发布后不久,一位名叫 Phillip R. Karn 的程序员开始挑战政府将密码学归类为军用级别的做法。他对一本包含加密算法的加密源代码书籍进行评估,发现该书不应受到《军需法》的约束。

Karn 继续要求对这本书的 CO 磁盘进行第二次评估,其中包含书中详细介绍的源代码,但无法证明其他情况,所以它属于《军需法》中的分类。这里细微的差别取决于保存源代码的媒介做出潜在恶意行为的可能性大小。

Bernstein

1994 年,伯克利的一名名叫 Daniel J. Bernstein 学生试图发表一篇关于加密协议源代码的论文,并在北加州联邦审判法院对《军需法》提出质疑。根据 Karn 起诉美国的先例,法院裁定他论文中的源代码是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虽然 Karn 的案例已经被裁定源代码的文本形式不受到《军需法》的限制,但 Bernstein 的案例进一步证明它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关于密码学的法律政策也逐渐开始完善起来。

Junger

Peter Junger 将成为下一个挑战《军需法》的人。他是一位法学教授,他希望他的学生不仅要喜欢学习,更要养成探索新概念的习惯。在他的一门课程中,课程材料包含了一个加密程序,这个加密程序受到《军需法》的限制,因此这门课限制国际非美国公民的学习。他因教学受阻,宣布反对《军需法》,并认为该法案违反了第一修正案。

Junger 的案件将在 1999 年晚些时候取得胜利,从而证明加密软件将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的结论。

1996 年 10 月 12 号,比尔·克林顿总统签署了第 13026 号行政命令,密码学被正式从军需品清单中删除。这也就意味着 Zimmerman 案件也将被驳回。

战争胜利了,但是结束了吗?还没有。

DES 破译的悬赏令

1998 年晚些时候,围绕着密码学的剩余法律案件结案,Gilmore 希望继续推进,彻底摧毁政府对未来加密技术的主张和参与主导权。

密码朋克社区将目光投向了 DES。

DES 最初于 1976 年发布,是一种用于商业用途的加密标准。Martin Hellman 和 Whitfield Diffie 曾对 DES 表示过强烈的反对,同时也促进了公钥密码学的出版,他们对 DES 的批评之一是因为 56 位密钥在理论上容易受到暴力攻击,但以当时的计算能力,这样做被认为是不可行的。

但到了 1998 年,情况还是变得不同。RSA Data Security 发布了一项悬赏,看谁能破解 DES 安全系统。

为了激励大家参与,他们设置了一万美元的赏金。果不其然,5 个月后 DES 就被攻破了。

当时 Gilmore 和一位名叫 Paul Kocher 的密码学家一起接受了挑战。Paul 曾在 Martin Hellman 手下工作并接受过培训。为了完成将历史回到原点的任务,Gilmore 和 Kocher 花了 222,000 美元建造了一台名为 Deep Crack 的计算机。

在 Deep Crack 的帮助下,DES 在 56 小时内被破解。

Kocher 和 Deep Crack

经过大约 20 年的争论,DES 终于被破解,并很快被宣布不复存在。

到 2000 年,政府取消了所有围绕密码学的限制和规定。开源密码学是合法且允许公众参与的。

90 年代初,世界包括政府在内并不了解密码学的未来。密码朋克们为之战斗并取得胜利。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通过密码学保护个人隐私和自由的权利。

他们将继续横冲直撞,留下他们的尝试,TOR 和暗网的兴起、Torrent 和盗版、维基解密和透明度,更加相关的是:比特币和加密货币。

接下来第四部分,我们将探讨 TOR、Bit Torrent、维基解密和比特币的诞生。

历史印记

1991 年 John Perry Gilmore(1947 年 10 月 3 日 — 2018 年 2 月 7 日)

1991 年 John Perry Barlow 和 Mitch Kapor

1986 年比尔盖茨与 Kapor(EFF 联合创始人)

90 年代 John Gilmore,EFF 和 Cypherpunks 的联合创始人

Eric Hughes,密码朋克联合创始人

Timothy C. May,密码朋克的联合创始人

参加 2017 年密码学会议的 Timothy C. May

Phil Zimmerman,PGP 创始人

左边:Ralph Merkle,中间:Whitfield Diffie,右边:Martin Hell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