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盡頭也是“買房置地”?

當人們考慮一個開放的世界所能承載的價值的介質的時候,第一時間所能聯想到的就是土地,土地是人類最樸素的情感。 根據相關資料顯示,自Facebook於2021年10月將其控股公司的名稱更改為Meta以來,元宇宙的房地產價格已上漲了500%之多,各大知名企業品牌為了搶佔資源,紛紛在元宇宙世界中爭奪虛擬房產。

颯姐前段時間被大數據掃中,深感居家隔離之痛,也渴望現實生活中的一切能够在元宇宙虛擬世界中得到複製,超越時間、空間的限制。應當如何看待元宇宙虛擬“地產”,對此投資的價值何在?對於元宇宙項目方而言,又有何問題需要加以重視?

元宇宙虛擬“地產”?

元宇宙虛擬“地產”,從名字上看似乎與現實的世界相對應意味著元宇宙虛擬世界中的一片片土地,但從本質上來講其是一個在虛擬實境平臺中的固定可程式設計的數位空間,用戶可以在其中進行各種數位化的定制,進行各種的活動。 投資元宇宙中的地塊,與現實中投資房地產雖然有類似之處,但是卻有著完全不同的邏輯。 颯姐團隊前段時間便作為甲方與元宇宙項目方進行洽談,從中可以發現現實中更貴的是土地,而在元宇宙中更貴的是房子

元宇宙虛擬“地產”的價值

大多數人在聽到元宇宙虛擬“地產”的時候,第一反應會是這怎麼可能有價值,這不就和遊戲想有多少就有多少,但是如果可以多想一步,像遊戲卡頓、延遲、掉線等問題始終都是困擾遊戲玩家的問題,那麼雖然理論上來說元宇宙的範圍可以不受限制,但是想像卻受到著現實的制約。 基於各種現實的考慮,各大元宇宙項目方不得不在他們的元宇宙中限制可用的土地的數量,如此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元宇宙地塊的稀缺性,當颯姐團隊看到項目方那一張地圖中紅的藍的,可說的不可說的已經被他人收入囊中的地塊,猛然發現原來已經有了如此之多的先行者。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依舊骨感。 在大家的印象中可能不說賽博朋克,至少要有GTA聖安地列斯水準,但現實可能只能達到我的世界。 颯姐團隊在負責採購元宇宙相應服務的時候發現,現時整體科技水准稍微弱了一些,整個行業的基礎設施還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好,所以還並不能達不到我們理想中的Web3和元宇宙相關需求,還不如Web2的遊戲好玩。 那麼,就現時而言元宇宙虛擬地塊的價值究竟何在?

Tokens. com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ndrew Kiguel曾表示,元宇宙中品牌和廣告所聚集的地方就是高價值的地方。 當公司企業願意為之付費的時候,實際上也是其品牌和元宇宙項目綁定的時候,這也進一步新增了整體的價值和影響力。

元宇宙虛擬地塊,不僅僅是一棟建築,更是體現公司企業品牌文化的聚集地。 人們在元宇宙中花費時間越多、人數越多,其中平均尺寸的土地的價值就越高。 用戶的數量與地塊價值趨勢可以類似一個web2網站真實訪問量,一條鏈上活躍度相類似,給用戶帶來的是注意力和品牌影響力這類無形資產,甚至在未來可以帶來現實的業務,在web2中微信、QQ、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就是典型案例。

在目前處於早期的元宇宙生態中,虛擬地塊數量會隨著項目的增多而增多,加上元宇宙項目並沒有像傳統土地、頂層網域名這樣被管控,囙此出現大量以虛擬地塊為主題的區塊鏈項目,同時這也伴隨著大量泡沫的產生,所以還是需要謹防出現爆雷或者不確定性的風險,有投資者會選擇做一個投資組合, 降低風險的概率,新增整體投資的確定性。 而從用戶的角度來說,元宇宙的主線還是創造高品質的沉浸式內容,給大家帶來高性價比的時空拓展體驗,包括娛樂和生產力

不得不重視的問題

對於元宇宙項目方而言,一個不得不注意的問題就是,元宇宙地圖的問題。 元宇宙地圖是利用電腦圖形科技構建的虛擬空間,也是各大互聯網公司搶灘佈局“元宇宙”虛擬實境產業的重要入口,近年來更是成為被抄襲“重災區”。 在2021年度廣東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件中,某訊公司訴某遊雲端公司、某互娛公司等侵害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就是其中之一。

某著名射擊遊戲是由韓國遊戲公司開發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在中國大陸地區由原告獨家代理運營和維權。 原告起訴被告公司認為其開發、運營的遊戲中的共6幅遊戲地圖及多個遊戲槍械道具“換皮”抄襲了其獨家代理運營和維權的某著名射擊遊戲相應遊戲地圖和道具,並模仿該遊戲遊戲地圖和槍械道具的命名管道,各被告在推廣自身遊戲時進行引人誤認其為該著名射擊遊戲手遊版的虛假宣傳,構成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

而法院最終認定,對於射擊類遊戲而言,遊戲場景地圖處於美術表皮之下的空間佈局結構是其創作關鍵和覈心表達,可以作為圖形作品予以保護。 應著眼於遊戲地圖空間佈局結構,排除通用設計、在先設計要素或無獨創性內容進行比對,被告公司4幅地圖構成著作權侵權。 賠償數額按照“遊戲整體月平均盈利 × 每幅侵權遊戲地圖線上時長 × 遊戲地圖貢獻率 × 侵權遊戲地圖使用率”的方法計算,最終判賠2500萬餘元

本案作為全國首例遊戲地圖“換皮”著作權侵權訴訟,對元宇宙世界構建方面具有重要參攷價值。 如果元宇宙項目方在搭建過程中不多加注意,元宇宙地圖將很可能因為其“換皮”行為而構成侵權。 元宇宙項目方構建元宇宙地圖空間佈局結構,需充分考慮在先作品,排除非原創要素,注意借鑒與抄襲邊界。 對於入駐公司企業的相應建築,也要注意其是否屬於侵權作品,履行注意義務。 同時,更需要關注發展中的資訊網路安全管理義務,防範刑事風險

寫在最後

元宇宙世界將實體生活和數字生活相融合,人們的物理身份與其數位身份也將變的密不可分,謎因效應逐漸散去的同時,更需考慮其未來的發展方向,如何給予用戶更加成熟或者更佳優异的產品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