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 研究员:PFP NFT 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PFP 需要认真思考这三点才能生存下去。 

原文标题:《PFP NFT 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撰文:Teng,Delphi Digital 研究员

PFP 他们曾经是 NFT 领域的宠儿,但在近几个月的冲击下,现在下跌得很厉害。一只无聊猿猴在巅峰时期曾价值 40 万美元,现在,它的价值为 10 万美元。这是因为引发多巴胺的投机热潮已经消退。

没有人会想到它们在去年会以这种形式爆发,NFT 通过 PFP(个人资料照片)让我们与数字身份绑定在一起,它们不仅仅是一张照片,它们也是社区、文化和社会成员的象征代表。至少,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我们的情绪已经平静,我们必须弄清楚:下一步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处理这些图片?

所有 PFP 都需要认真思考以下三点才能生存:

1. 如何从 Web3 过渡到现实世界?

今天,大多数 PFP 类似于乡村俱乐部,入场费就是它们的地板价。俱乐部将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进行社交活动。乡村俱乐部会员资格使你有权享受某些特权,如免费使用设施、受邀参加独家活动和对重大决策进行投票。

这一点很好。作为一个「乡村俱乐部」,PFP 可以为其会员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如免费的连帽衫、腰包、夹克和限量版的商品——每个人都喜欢免费的东西。

但作为一个独家「俱乐部」,你很难认清自己的重要性。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事实是,Web3 的原生受众是小众的。

问问你的任何一个普通朋友是否听说过 Doodles、Azuki 或 CloneX,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购买钱包的数量显示,今天可能有不到 300,000 人活跃在 NFT 中。事实可能更少,因为许多人使用多个钱包。

PFP 对于整个世界的文化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他们就算在明天消失,世界大多数人也不会因此流泪。

如果 PFP 想要在世界文化之林获得一席之地,他们必须走出去,创造文化,与世界文化拥抱,进入人们的头脑,进入人们花费注意力的地方:

  • 电视;

  • 电影;

  • 流行音乐;

  • 时尚;

  • 游戏;

  • 娱乐 /YouTube/TikTok;

这些垂直领域中的每一个都极具竞争力,而且整个空间都充斥着失败案例。

建立强大和可防御的知识产权并不容易,成功需要运气、时机、资金、深厚的专业知识和努力工作。

当我看到一些团队推出 NFT 系列的愿景是希望制作一部电影、动漫或游戏,但却没有在该行业具有深厚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团队成员时,我感到很困惑。

PFP 有一个非 Web3 公司所没有的东西:培养一个高度参与、忠诚的粉丝群体的工具(NFT),他们将与你共同创造和共同传播。

他们可以利用这种力量,利用他们的社区来弥合于其与主流意识之间的鸿沟。

2.如何建立可持续的收入来源?

像 Azuki、CloneX、Doodles、Cool Cats、Moonbirds 和 Bored Apes 等 PFP 在过去一年中赚取了超过 1000 万美元的版税。

这是纯利润,没有销售成本(COGS)。

他们是幸运的——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

然而,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NFT 的交易量呈现出断崖式下跌。

这也意味着版权费收入已经放缓,它们是交易量的一个直接反馈。鉴于全球市场的宏观不利因素,我们也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回到版税收入超高的时期。

对于 2021/2022 年早期的 PFP 团队来说,我更愿意把他们过去的版税收入看作是他们国库的筹款活动,而不是代表未来经常性收入的一个真正来源。

更糟糕的是:创作者的版税正在趋向于 0,像 X2Y2 这样的市场平台已经让版税成为可有可无的选项。

PFP 团队必须走出去,像其他初创公司一样努力寻找可持续收入的新来源。

他们不能再等待版税高潮时代的到来,我一直在考虑的一些可能的商业模式包括:

  • 向大小品牌授权知识产权 / 艺术品,如优衣库的连帽衫;

  • 创造新的产品系列,如商品和消费产品(Bored Apes 咖啡);

  • 销售有一定用途的数字收藏品,类似于堡垒之夜和英雄联盟的皮肤;

  • 内容和媒体制作公司;

  • 订阅服务;

  • 但实际上,创意是无限的。

想必我们就很快可以看到一些拥有商业智慧的团队,能将一个简陋的 JPEG 收藏品打造成一个真正的科技 + 文化企业。

3. 如何将价值带回你的社区?

VC 正在提高 NFT 游戏的筹码。Moonbirds 在 8 月筹集了 5000 万美元的资金,Doodles 刚刚筹集了 5400 万美元的资金(估值高达 7.04 亿美元)。

很明显,一些风险投资公司喜欢 JPEG。这些对 PFP 来说是个好消息,这给他们提供了燃料,让他们走出去,扩大他们的品牌。消费者公司需要烧掉非常多的营销费用来增长,否则,他们将被甩在后面。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NFT 持有者是否真的是品牌的部分拥有者,或者说我们所支持的社区所有权只是一个幌子?

当风投进来时,公司的价值累积优先权自然会转移到股权所有者而不是 NFT 持有人身上。毕竟,投资者为股权支付了高额的费用,而且不拥有任何 NFT。他们需要从他们的投资中获得 10 倍的回报。

极端的情况是,一些 PFP 变得像传统公司一样:

  • NFT 被用来筹集种子资金,而种子轮的成功被用来进一步筹集风险投资的资金。

  • 社区所有权的想法成为一种 Meme。NFT 购买者被视为「客户」而不是「共同创造者」。

  • 更多的 NFT 被出售给社区,因为他们狂热地买下了公司的下一个被炒作的 NFT 产品。最后把社区当成了收入的来源。

  • 社区驱动的活动——粉丝艺术、故事创作、IRL 聚会——成为类似于用户生成的社交媒体内容所产生的所有经济价值都回到了公司,创作者没有获得一分钱。

  • NFT 最终只是成为宇宙中的一个数字收藏品,例如限量版 Luke Skywalker(仅有 1 万个)。

写到这里,我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我开始逐渐变得愤世嫉俗。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说,PFP 必须认识到,是他们的社区把他们带到了现在的位置。

今天,更多的人已经开始明白,NFT 所有者拥有的(合法)权利比他们以前认为的要少得多——我们仍然处于弄清这一点的早期阶段。

当今的法规使得 NFT 所有者也很难成为股东并分享利润。

但在某些时候,我相信差距会被弥合,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

同时,创始人和社区之间存在着一个社会合约。这意味着团队需要不断地找到方法,以真实的方式向社区提供价值回报。否则,项目就会失去社区的信任。

无论 PFP 团队是拥护 Web3 和社区共同创造 / 拥有的精神,还是走传统的创业公司 - 股权 -VC 筹资的道路,这都是一个哲学上的决定。但对我来说,前者更值得期待。